新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遇事不决开个光 > 正文 第28章 城隍
    在厉害的宝物,也需要实力来支撑,除了一些辅助性的个别宝物。

    这千幻冠就是如此,只要有法力,就能展现一定属性加持。

    这无我无相,并不能让姜太平超脱,但他有一个作用,那就是掩盖起来的假超脱,将自己隐仓起来,连仙界都查不到踪迹。

    自己这具身体太敏感,需要全方位掩护。

    带上这千幻冠以后,他在生死簿上会消失,这世界仿佛没有他这个人。

    更关键的是,所有人看他,除非他愿意,否则都是众生相。

    换句话说,他们看到的是他们想象出来的形象,而不是姜太平本身样子,更重要的是,转过头,让他们形容姜太平容貌,他们又会变的模糊。

    只是记得这个人,但无论如何都不会对这人有容貌上的记忆。

    神佛也不例外,这就是这东西的厉害之处。

    而且还有很多好处,实在无法一一说明。

    有了这东西,再配合鬼王殿的太乙拂尘,以后装逼这一块,绝对输不了。

    这又从另外一个方面增加了战斗力。

    我信故我在,你信我为神,就是这么简单的道理。

    千幻冠的原主人如今已经肉身飞升,这千幻冠,功不可没。

    说道这,不得不说一下狐族的兴衰。

    上古时期,狐族也是大族。

    到大舜时代已经到了鼎盛,其中涂山氏更是成为人皇之妻。

    到商纣时期,狐族开枝散叶,青丘、轩辕坟等等昌盛不衰,人族更认为狐狸吉祥,奉为祥瑞。

    但从妲己被杀开始,狐族逐渐被妖魔化,失去了祥瑞,变成妖怪,狐媚。

    狐族没落,天狐绝迹,玄狐稀少,几乎灭种,普通的狐族沦为兽类。

    直到千面真仙出现,他凭借千面冠蛰伏千年,一举杀尽狐敌,随后肉身成圣。

    建立玄机阁出现,这才奠定了狐族的繁盛。

    相传,大周国运本应该三世而亡,之所以延绵至今,与这千幻真仙有莫大的关系。

    更有传闻,大周开国君主郭威的皇后实际上有天狐血脉,到柴荣继位更是以天狐为大周图腾,更加证实了这种猜测。

    几百年传承,到如今,狐妖众多。

    至于人狐恋,并不会被书生们排斥,往往会成就一桩美谈,被人传颂。

    姜太平梳洗一番,然后盘坐胡床:“阿狸,守好我的肉身,我去去就回。”

    “主人放心,谁敢进这个花园,必死。”

    姜太平正气筑基,虽然现在境界低,应该是阴神,但品质太高了。

    正气宛若烈阳,他阴神境界,却能达到阳神出窍的效果,即便白天出窍也没有什么问题。

    只要开始修道,就已经算是元神出窍,而不是灵魂出窍。

    两个勾魂使只觉得姜太平宛若烈日,根本就不敢直视,那些刚刚缓过劲的鬼差更是浑身冒烟,惊恐的远离,根本就不敢靠近姜太平十步之内。

    “真人慢行,我头前探路。”一个勾魂使带着一众阴差鬼卒快速的离开,回到城隍庙,先将事情说明。

    另外一个勾魂使则是小心翼翼在姜太平三步之外,他心中恐惧,知道若是没有神道庇佑,他直接会被蒸发。

    “真人果然正气凛然,让人不可直视,别说这等鬼类,就是我这修巫鬼之术的都难以直视。”柳四娘在墙头拥有遮着眼睛说道:“真人且放心去,阿狸守着房子,奴家在外围,定然保真人肉身周全。”

    姜太平拱拱手,跟着阴差飘出了房子。

    城隍庙在城内,不过元神状态,脚力快了许多,也就一盏茶(一刻钟左右)的功夫就来到了城隍庙。

    这城隍庙很威严,不过显得鬼气森森,和前些日子白天来都是神像不同,这时候,大堂内鬼怪一堆。

    城隍在中间,判官在两边。

    姜太平刚近了大堂,里面顿时鸡飞狗跳,那些本来狰狞无比的鬼怪想要给姜太平一个下马威。

    此刻一个个鬼哭狼嚎的堆积在一起,龟缩在角落,哪里还有半分的威风。

    获得文气,就可为城隍,更何况是正气,获得正气,州城隍,甚至都城隍都够格。

    姜太平进去,也不行礼,就是笑盈盈的看着城隍。

    那城隍见到这情况也绷不住了,不论传的神乎其神的修为,就是正气和文气已经高下立判。

    城隍目的没达到,有些懊恼。

    不知情的杂兵指望不上,而知情的几个判官和司主则是害怕不敢说。

    只能靠他自己,城隍拱手道:“敢问真人在哪做灵山洞府修行?”

    姜太平微微摇头:“本真人来历涉及到了一桩大事,关乎三界安危,你确定要知道?”

    城隍身形一滞,他生前是官场中人,太明白为官之道,说对方唬人也可以,但若是真的呢,不该知道的知道了,就是大祸。

    “既如此,那就不稳真人出身。那本官再问真人,为何无故杀我武判官,武判官尽忠职守,造福一方,功莫大焉,却被真人斩杀,这是何道理,纵然您是得道真仙,儒门大德,擅杀城隍属神,也是大罪。”

    姜太平冷笑:“那判官恶业缠身,罪大恶极,在你口中却成了功劳甚大的好阴神,真是好的很。”

    “就算武判有罪,那真人可以告知本神,待查明真相自然给真人一个交代,或者上报地府,有察查司处置。”

    “你不用给我讲阴间律法,本真人比你懂,三界众生杀为恶阴差鬼吏无罪,地府不查,城隍不纠,若非要纠缠,闹到阎王那里,你这个城隍怕也是难辞其咎。”

    城隍本来气势就不足,还碰到对阴间如此了解的不知来路的大德高人,真闹到阴间,什么都不用问,光看人家的正气,阎王就会直接断定是他的错。

    “真人为有德之士,昨日鬼王殿要为民除害,武判官带人策应,那是大功德,这人反而帮助鬼类,当真糊涂,这事就是说破天也是真人的不是。”城隍再次话锋一转。

    姜太平却冷笑:“你这意思,鬼王殿和城隍交情甚好?”

    “大巫祝积德行善,护佑一方,功不可没,自然和本城隍关系不错。”

    “鬼王殿藏污纳垢,恶贯满盈,报应就在今晚,城隍,你却和恶贯满盈之人如此交好,这怕是有些猫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