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遇事不决开个光 > 正文 第22章 迷障
    姜太平之所以这么执着想要弄到一些好的宝物护身,甚至冒险要收服一个大妖,完全是因为《山海》的机制问题。

    这个游戏更加倾向于现实,而且聊斋世界也是如此,虽然强弱之间分层次,但强者和弱者之间,狐妖鬼魅和凡人之间没有那么多的壁垒。

    别说你大街上碰到一个妖怪变的人了,就是你大街上碰到一个仙人都有可能,虽然几率非常小。

    就好比蒲公写的《嫦娥》,开始就是一个老婆婆卖闺女,谁给的钱多谁就可以买回去当小妾什么的。

    谁能想到,这个随意买卖的竟然是古仙嫦娥,而且还喜欢玩变身游戏的大佬,嗯,还能和狐狸精一起共侍一夫,简直绝了。

    更夸张的是,还有修成正气的书生被带到天宫,然后和仙女一起云震的,几个月后仙子就将孩子送你家了。

    《山海》将整个世界融为一体,当然了,也和修行理念有关系,需要他们融入市井红尘中历练,或者积攒功德。

    在这个世界里,足够的善良,死后是可以成散仙的。

    换成游戏的说法,那就是没有明确的怪物区和怪物等级划分。

    以前的游戏,基本上地图都有等级标注,比如这个地图就刷新10到15级的怪,偶尔出现个二十级的顶天了,也是,差不多这个等级。

    《山海》则是不同,你碰到什么怪,看运气。

    甚至不同的时间段,刷新怪物等级也不同,这就显得情报的重要性了,一些稳定的小[网 .81.]秘境、小副本,就成了玩家们最爱。

    而野外升级,横死的可能百分之八十。

    上一世,一个著名的超级行会发现了一个怪物刷新点,一个小山谷产出蜜蜂精,而且修为不高,但产量多,刷新快。

    这行会自然包场,结果第三天,一个接近仙人的蜂王将他们全灭。

    更有一个倒霉蛋,在一个小溪边钓鱼,结果钓到了一条绯红的锦鲤,这厮居然给吃了。

    然后这家伙一条龙追杀致死,他吃掉的是那个龙王的小女儿,那小龙女整日听肥皂故事。

    天真的开始憧憬美好爱情,变成小鱼寻找夫婿。

    本来也想要学田螺姑娘,结果因为他家有一个宝物镇的小龙女变化不了,让人给蒸了。

    这也造成,玩家们都喜欢做任务提升等级,相对来说安全很多。

    姜太平看到过太多这种事,所以才如此谨慎,特意到了一趟玄机阁,弄了一堆情报。

    在聊斋中,玉简比较珍贵,很少出现,这个玉简记录了金华城详尽的势力分布,以及各路强者的资料。

    死人沟,其实是一个阴暗的山谷。

    金华城穷苦人家夭折的孩子基本都会埋在这里,或者孩子太多养不起,尤其是还一直生的女孩,酿成了不少惨剧。

    年深日久,这里成了一个凶煞之地,据说每每路过都能听到小孩子的哭声或者笑声,很是恐怖。

    玉简记载,原来此地盘踞了一个大头鬼帅,驾驭大量鬼婴祸害一方。

    后来一个叫梦娘子的鬼帅杀死了大头鬼帅,占据死人沟。

    虽然这边还闹鬼,但只是阻止生人进入,而不再害人。

    “这鬼帅姓李,而且还是鬼王殿叛徒,这可有点意思了。”

    姜太平收起了玉简自语,这些东西联系在一起,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姜太平解决了三个妖怪,又召唤了五鬼,送到了西郊,距离死人沟有些距离的时候,五鬼说这里有鬼帅画界,他们不能走。

    这五鬼这次没提钱的事就跑了。

    “主人,不对劲,您刚刚来过这里了。”

    “我知道,没想到还碰到鬼打墙了。”

    姜太平法网开启,看到不远处一颗槐树冒着滚滚黑气。

    姜太平上前,一脚揣在树上,这次运转正气,槐树闪耀一道金光。

    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一个冤魂倒飞了出去,身上的黑气宛若被不断蒸腾。

    “饶命,先生饶命。”

    那冤魂披头散发,死鱼一样的眼睛都不敢直视宛若金甲战神一样的姜太平,身负正气,对阴类来说就是比太阳还可怕。

    “我见你怨气随重,却有理智。那就应该知晓,冤有头债有主的道理,不找你恨的人,为何拦路害人?”

    冤魂化作了娇柔妇人嘤嘤嘤的哭了起来,姜太平也不催促,过了片刻才哽咽说道:“先生容禀,小女子本是金陵人士,后来婚配也算圆满,不曾想,我那夫君到福州赴任,娶了一个小妾后,开始对奴家冷落。”

    “奴家多年无子,娶小妾奴家并无怨言。后来奴家无意间发现那贱人和护卫私通,告知夫君,那贱人却反咬一口,反而说奴家不守妇道,夫君对奴家更加厌恶。”

    “去年回京任职,行至此地,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醒来已经是鬼类,奴家也不能离开此地十里之内。”

    姜太平叹了口气,有法网在,知道她说的全是真的:“纵然你是可怜女子,害人也是不对的。”

    “不,不,奴家没有害过人,我整日依附在这槐树之上,只是近日阴气弥散,恐不长久,奴家不怕消亡,只是想要问问夫君,我为何会死,而且还死在这里。”

    “就在一个时辰前,一个黑衣人找到奴家,给了奴家一颗阴元丹,说只要我用鬼打墙困住一个长相俊美的公子半个时辰,每个月都会给我一颗丹药。”

    “先生明鉴,奴家绝对没有加害您的心思。”

    “算了,此事作罢,想来你也不愿意归地府,你就好自为之吧。”

    她是怎么死,根本就不用猜,必然被下了药,当官的在荒郊野外,弄死一个昏迷的妇人还不简单,又是一个可怜人。

    至于这女鬼拦路,姜太平开始以为是死人沟的鬼帅设立的障碍,不曾想是有人专门为了拦截自己,这就更有意思了。

    见姜太平转身要走,冤魂连忙叩头:“先生,奴家有一个不情之请?”

    “如果是替你报仇就免谈了,这世间如你这般的怨鬼太多,我顾不过来,而且金陵太远,我暂时不会去。”

    倒不是姜太平如何冷漠,而是将来这也是玩家的任务,这种跨区域的,他确实顾不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