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遇事不决开个光 > 正文 第16章 玄虚
    姜太平一身正气,谦逊儒雅,自然不会让几个小捕快给吓住了,直接打了一个稽首,风轻云淡的说道:“本真人超脱尘世日久,也就近些时日才游历红尘,致轩辕黄帝飞升之地,俯看山云,见此地可免洪水五兵,可合神丹九转,顾想盘桓一年半载,能犯什么事。”

    几个捕快头都大[久久小说 .99.]了,他们根本就不识字。

    “故弄玄虚,先套上枷锁再说。”

    喵呜!!!

    见两个捕快带着枷锁上前,阿狸顿时嘶吼,却被姜太平按住。

    阿狸叫声不大,却带上了这些天修炼的虎威,而且本身就是千年的道行,虽然跌落了一半,但也不是凡人能承受的。

    两个捕快也是吓的面色惨白,冷汗直流,他们也不知道怕的什么,就感觉被恐怖的猛兽盯着,顿汗毛倒竖,若不是他们是官吏,有一丝官气和国运护持,光这一嗓子,两人就得肝胆俱裂。

    但在其他人耳中,这就是普通的,软萌萌的猫叫罢了。

    “得,得罪了。”

    见姜太平站在原地,不闪不躲,两人咬牙上前将枷锁一套,接着扣紧,接着咣当一声,枷锁落地,砸在了左边捕快的脚上。

    “鬼,鬼啊。”

    “白日见鬼了。”

    两个捕快再也撑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

    众人都看到,姜太平明明在那里,但枷锁上去,这人仿佛不存在一样,枷锁直接穿透身体落在地上。

    他们哪里知道这幻术的神奇,他们看到姜太平在这里,实际上错了两个身位。

    “那里有鬼,这大白天的。”

    姜太平一手扶住一个,将两个人拉起来,两人感受到姜太平手上的温度,这才心神稍定,但依旧哆哆嗦嗦的难以说话。

    “你们两个退下吧。”那个捕头终于起身:“在下李铭,金华城南郭县捕头,是这位马书生报案,说他表哥来这座宅子除邪祟,一天一夜未归,而这位小师父说真人这几日住这边,想要询问一下。他们两个,有眼不识真人,还请真人勿怪。”

    他能坐到捕头的位置,那自然是八面玲珑的,刚刚一手就知道这人惹不得,立刻转变了态度。

    “李捕头,小生表兄确实进了这宅子,再也没有出来,小生的仆人还听到了打斗声,后来就消失了,我这仆人吓的病了一夜,今日才好转。如今表兄不见人,这人又住在这里,不是他是谁?”

    姜太平这才恍然道:“原来是说那位道人啊,虽然不知道道号,但昨日与那位道友并肩除鬼,甚是痛快,后来我们两人分头追两个逃跑的鬼怪,就没见过了。不过那位道友道法高深,应该没有什么事情,这位马公子,你不也说贵表兄神通广大吗。”

    李铭苦笑:“按照我本心,我是相信真人的,但这事奇怪,不知道真人有没有其他证人?”

    “唉。”随着一声幽幽的叹息,柳四娘款款走来:“本来为了真人清誉,奴家不想说,奴家仰慕真人为人,昨日亲自送上酒菜想要和真人小酌,并询问一下奴家日后姻缘前程。当时那道人来了,还和真人把酒言欢,后来出现了甚是吓人的鬼魅,奴家躲在亭子内,瑟瑟发抖,直到二人将追鬼怪而去。”

    自然居顿时炸锅了,所有男人都眼睛冒火的看着姜太平。

    老板娘可是他们所有人心中的女神,他们的对象,为啥天天来这自然居,不就是期盼着万一,期待有一天能一亲芳泽吗。

    平日里各种隐晦示爱,说媒的无数,结果谁也成不了。

    好嘛,这厮才在隔壁待了三晚,三晚啊,柳娘子自己送上门询问姻缘前程去了。

    啊呸,白天不会问啊。

    夜黑风高,孤男寡女,就只是喝喝酒聊聊天?

    金华坊间流传一笑谈,一书生和一女人在寺庙共度一夜,书生说我们是纯洁的,就只是下了一夜棋,最多就碰了一下手而已,发乎情,止乎礼,然后三个月后,这女人怀孕了,两人结婚了。

    瞬间,这些人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马书生也不顾他什么表哥了,指着柳四娘你你你了半天,不知道说什么。

    “唉,凡人的心思果然污秽,简直不堪入目。既然误会澄清,此事就算了吧。”

    几个捕快无言,他们还能说什么,马书生还要继续攀咬,却被旁边的书生一个眼神止住。

    姜太平看到讪讪的一元,笑道:“接好了,二十两,我们两清,这宅子以后就是本真人的了。”

    一元接过银子说道:“施主,说好的三十两,这只是二十两。”

    姜太平一愣,说道:“那日不是给了你十两银子的定钱吗。”

    “施主,或者说真人,您可是有道真人,话可不能乱说,契约上写着,住三天,付钱三十两,宅子归您。贫僧何曾要过什么定钱。”

    一元和尚说的一本正经,但缠着纱布的头却显得他很滑稽。

    “玩笑而已,小师父见谅。”姜太平又抛给了一元十两银子,然手对周围一个稽首:“诸位,还有四位官爷看到了,这宅子以后就是我的产业了。”

    说完也不理会众人,直接进门,一元却发愣了,他本来想了不少说辞和办法,结果一点没用上,顿时堵的发慌。

    前院还在修缮中,姜太平直接去了后园,然后将那一枚棺材钉丢到了井中。

    “主人,您这是做什么?”

    “过些时日你就知道了,多看护一二。”

    “喵!”

    姜太平回到了房内,用大挪移将存在朱尔旦家的皮袋取来,直接将金钱剑拆掉,取出了四枚铜钱,又拿出了四个纸人。

    随着一道道光芒,屋外出现了四个古铜色皮肤的大汉,四个皮肤白皙的女人。

    姜太平以点兵法,分别点化了八个道兵。

    “见过主人。”

    “以后,你们四个为侍女,就分别以梅兰竹菊为名,你们四个为护卫,分别以甲乙丙丁为名,姜姓。”

    “是!”几个人还略显呆滞,但也有一些灵智。

    “甲乙丙丁负责看宅护院,梅兰竹菊负责杂物,各自去吧。”

    八个人再次行礼,留下一个侍女和一个护卫,其他去了其他院落。

    姜太平取出了一本论语开始看了起来,一下点八个道兵,他的正气消耗了大半,大概过了小半个时辰,正气才恢复巅峰。

    “我的钱可不是那么好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