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回到古代当赘婿 > 正文 第二千零九十一章 再见楚南风
    逆月流光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老公爷在临行前安排夫人回娘家照顾家中二老,不过......老公爷的意思是如果事情当真严重到一定地步,还请林少代为处理一二,穆府本就人丁稀少,绝对不能因为一个女子毁了穆府大局......”穆府的将领一番话说的也是极为严重,老穆家代代单传,现如今好不容易有了改观,如果因为某个妒妇从中作梗出了岔子,恐怕穆府上下都坐不住了。

    “看样子还是很严重的,小飞的儿子小羽算是我徒弟,当师父的对弟子的母亲动手,着实不像话,不过如果问题不在她本身而在她身后的家族的话,我却是可以处理一二......这件事我应下来了,等老爷子回来,替我跟老爷子说一声抱歉......”林寒苦笑一声,穆阳能说这种话就表示穆阳压根没拿他当外人,但是有些事情他也不能做的太绝了.......“有劳林少了......”穆府的将领点了点头,林寒收穆羽为徒这件事还不算公开,林寒这么说也算是给他们这些穆府的人吃了一颗定心丸......“长安的这摊子事就不要搅合了,将门有将门的追求,若是陷得太深便是我也不好搭把手......”林寒看着眼前的几人轻飘飘的说到,屠刀举起的时候不收割一波生命又怎会轻易放下,这种事要么从一开始就不要沾,但凡被牵涉其中那么下场都不会太好,其内在的道理他没有解释的意思,但是结果还是要交代清楚的。

    三人眼中闪过一抹凝重,长安眼下的局势便是身为大都督的林寒都需要避其锋芒了么?

    便是林寒都如此态度,他们心中剩下的那一丝丝侥幸心理也顿时烟消云散了。

    正事聊完之后,三人套一番便起身告退,饭局有饭局的规矩,固然这个饭局是林寒发起的,但事实上他们在场的几人都是没有和林寒同习就餐的资格,既然该聊的都聊完了,继续留下来就有些不开眼了。

    林寒目送着三人离开,心下却是多有无奈,在这个时代生存终究是需要遵守这个时代的规则,人人平等很显然不被这个时代认同,就算是他不介意一起吃顿便饭,很显然这些人也不会轻易破坏规矩......“这年头就算是找个一同喝酒的人都难,三十多岁整的自己和九十多一样,还真是失败呢......”林寒自嘲的呢喃到,他突然就怀念起了希帕蒂亚那个女人了,有些时候没大没小也是一种善意......“这有何难?

    在北疆可喝不到谪仙楼一等一的美酒,不过林兄确定找不到喝酒之人不是因为林兄酒量不济?”

    门缓缓被推开,楚南风一脸调笑的踱步走了进来,虽然依旧风度不减,但还是难掩脸上的风尘仆仆之色......“楚兄这是今日刚回来?”

    林寒的眼中满是笑意,他虽然不喜欢喝酒,但是眼前的人绝对是一个让他愿意一醉方休的家伙,真要算起来,楚南风算是他除了穆凌飞之外结交的第一个朋友了,两人在江南就认识......“你林大都督来信我怎敢耽搁......撂下手里的活就往回跑......”楚南风也是不气,自顾自的找了一个位置坐下,自己给自己斟酒一饮而尽,这些年在北疆干活,难免受到影响,如果没人提醒,绝对不会有人认得出他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南方仕子......“你现在回江南,恐怕当地的小姑娘都不敢信你是江南四大公子之一了,你现在哪还有一点点江南的味道......”林寒看着转头就往自己嘴里扒拉菜的楚南风一时间难以接受,当年他喝多了写将进酒路子都没眼前这个家伙野,这个家伙算是彻底放飞自我了?

    “林兄是不知道啊,兄弟我这几年不是在修路就是在修路的路上,每天不是喝西北风就是吃沙子,反倒是林兄还是风采依旧,果然林兄到哪也是出人意料的那个,哪怕是去了西北也没有一点风吹日晒的样子,你当真是带着大军和阿拉伯帝国拼命去了?”

    楚南风抽空抬起头看了看林寒眼中露出了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的表情,虽然说对于眼前这个家伙发生什么事儿他都不会觉得惊讶,但是自己之前也算是江南美男一名,现在看就好像放羊回来的苏牧一样,眼前这个家伙依旧白白净净的。

    心中说是不吃味那是假的,这家伙不是说自己去西北吃沙子去了么?

    这哪是个吃沙子的样子?

    “我这小胳膊小腿的怎么看也不像是拼命的料吧,全赖将士们拼命,我更多的就是出出主意做好我的吉祥物就是了,不过你咋搞成这样子,怎么说不是北疆二把手也是三把手,怎么这么惨......”林寒也是好奇了,在他做北疆大都督的时候楚南风也算是一个风流大帅哥啊,怎么几年没见好像去援建了一样.......“颜大人什么情况我就不说了,柳大人还要负责北疆发展计划的实施,陛下亲征后北疆补给线自然成了重中之重,自然需要有人去盯着,兄弟我就算是有几个脑袋也不敢在这种事儿上打马虎眼......林兄也算是军中大帅应当知道后勤之重......之前小公爷和林大人也还算个人,但是大半年前一个个都玩起了失踪......林兄,你知道这些年我是怎么过来的么?”

    楚南风是真的委屈,本来他就是负责北疆的计划中平衡各个力量的这部分事情,但是架不住计划赶不上变化,最高领导不干活,二老板需要掌控全局,现在总部又给了新的任务,他不接手谁接手......一开始的时候还有穆府小公爷帮忙,他的老上司林府大公子林俊配合一二,结果活干着干着两人都跑了,楚南风回过头来发现这口要命的大锅最后扣在了他的脑门上,若不是在北疆陪着林俊加过一段时间的班,也算是练出来了,要不然他八成得死在这件事儿上,这不林寒的信刚刚到他就马不停蹄的赶了回来。

    就算是林寒这一次打算给他挖个坑他也认了,总比死在北疆任上强啊,他还年轻还不想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对此我深表同情......大家都不容易,都不容易......”林寒擦了擦自己额头的冷汗,从某种角度来说也算是他坑了楚南风,毕竟穆凌飞算是被他截胡了。

    “......”楚南风无语的看了林寒一眼,就这个家伙这个状态,怎么看也不像是不容易的主,不过想想林寒面对的局势,真要说压力的话,好像还是林寒那边更大一些,他甚至想象不到林寒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林寒现在的成绩是他YY都YY不出来的好不好......“其实我也挺不容易的......”林寒这一番话说出口自己都觉得理亏,仔细想想他好像也没有多惨,最起码和眼前这个家伙比起来,他倒也不算是最惨了。

    “接下来的差事是南方的差事吧......”楚南风抄起酒壶猛灌一通,虽然林寒在外人面前的身份的确尊贵不已,但是对他来说林寒还是那个林寒那就够了。

    “是南方的差事,中原的乱局结束后无论大宁有没有准备好,南方开发的计划都必须提上日程了.......”林寒看着虽然豪放了一些但神色依旧清明的楚南风无奈的看着自己面前的酒壶,他最终还是没有和楚南风一样一口闷的勇气,这酒菜请的是将门的人,那些家伙的酒量完全就是超乎想象的存在,自然酒的度数也小不了。

    楚南风在北疆大概算是练出来了,他不喝酒的人在北疆也会小酌一二。

    北疆算是一个没有酒压根活不下去的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