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唐孽子 > 第1558章 金山港的复杂局面
    曹林是观狮山书院经学院的第一批学员。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曾经的同窗,不少人都已经成为了大唐的风云人物。

    不过曹林的运气却是一直不大好。

    也不知道是性格问题,还是出身问题,亦或是学习的专业问题。

    反正这么多年来,他并没有什么大的成就。

    后面勉强借着孔子学院不断增设的机会,他谋得了一个难波津孔子学院院长的位置。

    在那里一干就是好几年。

    虽然凭借着这个位置,他在难波津的小日子过得倒也不错。

    只要他愿意,每天晚上都可以有不同的倭国女人让他尝试。

    刚开始的时候,他对这种生活非常的满意。

    但是当这种事情一而再再而三的持续个一两年,那么再怎么漂亮的倭国女人,也都会腻味的。

    每天都会关注着最新的《大唐日报》、《长安晚报》,了解着长安城里头最新的情况。

    对于来到难波津做生意的商人,曹林也都是很积极的跟他们沟通。

    当初那个看不起商人的曹林,早已经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了。

    总觉得自己一身所学不比其他人差的曹林,总想着自己有朝一日也能真正的出人头地。

    当李治带着十几艘大海船来到难波津的时候,曹林意识到自己的机会来了。

    虽然他也通过各种消息打听到了李治已经不是大唐的太子了,如今只是一个被贬到北美洲的九皇子而已。

    但是对于曹林来说,这就已经够了。

    真要是还是太子,哪里还轮得到他来发挥呢?

    所以曹林几乎没有怎么犹豫,就决定跟着李治一起去到了北美洲。

    对于北美洲的情况非常不了解,并且也希望多带一些人手过去的李治,对于曹林的投靠,自然是非常的看重。

    在接触了一番之后,李治也算是见识到了曹林的本事。

    所以很快就把他当成心腹幕僚了。

    一路上,他们两就差同吃同睡了。

    搞的李治的媳妇王氏都有点意见了。

    如今,当长安城里头勋贵官员正在为废道改省争论的沸沸扬扬,商人们都在为发动机的相关零件开发而忙碌的时候。

    在金山港附近的一片草场上,李治跟曹林各自骑着一匹马在那里慢步巡视着这片土地。

    从函馆港出发,花费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李治一行人总算是顺利的到达了金山港。

    这么一大支船队来到金山港,立马就成为当地最大的势力。

    不管是之前留下来的唐人,还是附近的土人,亦或是最近一年陆陆续续来到这里的冒险家,都小心翼翼的注视着他们。

    到底应该怎么选择,大家都还在观望。

    李治倒也没有那么火急火燎的就开始在那里折腾。

    相反的,他很是低调的在金山港已有的建筑群附近山里远的地方找了一块空地修建了一片临时居住地。

    花费了好些时间才把自己的人马都给安顿好了之后,李治就开始思考下一步的行动了。

    “九皇子,这段时间我们也把方圆几百里的情况给摸得差不多了。

    总体来说,这北美洲应该算得上是地广人稀。

    哪怕是有人居住,也都是本地的土人,对我们的威胁非常的有限。

    我觉得应该趁着还没有更多的唐人来到北美洲的时候,我们尽快的在金山港附近圈出一大块的统治区域。

    把这一片的土人也好,其他的人也好,全部都给征服了。

    从朝廷把我们安置在金山港来看,就知道他们不可能放弃北美洲这么一大片土地的。

    将来指不定一些勋贵国公的封地,就会直接封在北美洲。

    也不排除会有一些官员被安排过来组建新的州县。

    这个时候,我们管辖的区域越大,话语权就越大,就不用看别人的脸色行事。

    在大唐本土以外的区域,大唐律是说了不算的。

    更多的时候,谁的拳头比较硬,就是谁说了算。”

    像是曹林这样的野心家,跟着李治来到了北美洲,自然不是过来养老的。

    好不容易寻找到了人生飞跃的机会,曹林怎么可能放过呢?

    所以一路上,他一直都在谋划着来到北美洲之后应该怎么办。

    结合不同的情况,他准备了许多种方案。

    现在眼看着时机已经比较成熟了,他就开始正式的跟李治提了出来。

    “曹先生,我是被贬到金山港的罪人,在我们的随从里头,肯定是有朝廷的耳目和眼线的。

    如果我们做出一些比较出格的事情,估计长安城那边迟早都是会知道的。

    大唐水师的厉害,你在难波津应该是见识过的。

    我们这样子做的话,应该不大合适吧?”

    李治不是那么大胆的人。

    小心谨慎的他,虽然对曹林的提议有点心动,但是心中也是有不少的担忧。

    “九皇子,我不觉得这个做法就有多么的出格。

    其实朝廷会把您安置在金山港,就已经说明朝廷是希望您在这里能够有所作为的。

    太子殿下让人制作的地球仪,您肯定也是非常熟悉的了。

    从地球仪上的情况来看,大唐只占据了这个世界的一小部分土地,在大唐之外还有非常广阔的区域等待我们去开发。

    当初大皇子跟四皇子争夺储君之位的时候,甚至都已经做出了谋反的事情了。

    而五皇子就更加不用说了,都已经在阴氏的怂恿下背叛大唐了。

    但是最终他们的结局呢?

    不仅没有丢掉性命,还被妥善的安置在了澳洲的太子港和西洋的齐王港。

    这几年,我也多方打听了解了太子港和齐王港的情况。

    说那里是世外桃源也不为过,他们在新的地方,不仅过的更加自由,权利也是非常的大。

    甚至抛弃一些因素来讲,他们在外面过的可能更加舒服呢。”

    曹林自然是知道李治在担忧什么的。

    一路上思索了那么多问题的他,也清楚应该要怎么说服李治。

    “你的意思是说二哥把我安置在金山港,其实一点也不担心我在这里发展势力?”

    李治也不傻,只是想的比较多而已。

    “是的,太子殿下根本就不怕大家在海外发展势力。

    不知道您研究过他的做事风格没有,这些年,我是花费了不少功夫研究的。

    当初长孙无忌跟陛下提议要分封宗室子弟到海外的时候,其实是不怀好意的。

    但是太子殿下并没有提出任何的反对意见。

    相反的,他对这个事情还非常支持,搞的长孙无忌估计都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太子殿下明明知道分封宗室子弟到海外各处,会影响他在海外的控制力和权威。

    但是他还是同意这么做了,这是为什么呢?”

    曹林这些年最喜欢做的就是琢磨人。

    特别是琢磨李世民和他的儿子们。

    很显然,曹林的这些时间也没有白花。

    “这是为什么呢?总不能是因为海外的领土太大、太多,二哥不在意吧?”

    李治拉住了缰绳,干脆停在那里听曹林说话。

    “您这么说,其实也没有错。

    按照我的分析,太子殿下是确实不担心大家在海外发展起来之后,会影响他的权威或者对海外的控制力。

    结合这么多年他的做事风格来看,我觉得他应该是对自己有足够的自信。

    认为哪怕是大家在海外不断发展,也不可能脱离他的掌控。

    当然了,另外一方面也可以说是他的格局比较大。

    他眼中看到的是大唐的长远利益,看到的是我们大唐彻底控制海外许多领土的前景。

    不管是那些领土在哪个宗室子弟手中,终归是在我们大唐手中。

    但是如果不册封宗室子弟的封地到海外的话。

    那么这些地方很可能就会被其他人给占领。

    要么就是聚集一些野心家,要么就是被大食帝国或者是其他国家的人占据。

    这些显然都不是太子殿下希望看到的事情。”

    曹林这么一说,李治有点回过味来了。

    在此之前,没有谁敢把这个事情说得那么透彻。

    他虽然隐约能够感受到李宽的一点想法,但是想的没有那么透彻。

    现在被曹林给点破了,他立马就恍然大悟。

    好像真的是这样呢。

    “按照你的意思,二哥一点也不忌讳大家在海外发展属于自己的势力范围?

    哪怕是我们采用了一些不一定很好的手段,他都能容忍?”

    李治的眼神变得越来月越亮。

    虽然他在朝中没有什么存在感,但是并不代表他没有任何的野心啊。

    他也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够率领一方百姓,走向繁荣富强。

    “是的,我是这么认为的!并且从过往的情况分析来看,我认为太子殿下应该就是这么认为的。

    只要我们不直接举起造反,朝廷就能够容忍我们在海外的各种发展。

    就以现在的情况,依靠着大唐这座靠山,我们才能更加舒服的发展。

    所以也没有必要做出举旗造反这种事情。”

    曹林说这话的时候,小心翼翼的注意着李治的脸色。

    在他心中,他虽然觉得现在不适合举旗造反,但是将来的话就不一定了。

    当然了,这些话他现在是不会说出来的,要根据形势再看。

    如果将来朝廷允许李治在北美洲立国,成为大唐新的属国的话,那么也是一个可以接受的方案。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曹先生,既然如此,那么你觉得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呢?”

    李治心中松了一口气,准备大干一场。

    “金山港如今的唐人数量不算多,但是也不少。

    只不过很多人都分散在各地,想着能不能找到金矿。

    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从这些唐人里头寻找一些对我们有用的人才出来。

    比如说我们可以设立一个招贤馆,招募一批人手帮我们做事。

    然后我们可以扩充一下护卫队伍,先那附近的土人练练手。

    对于那些土人,愿意听从号令的,那最好不过。

    不愿意听从命令的,那就不要怪我们不气了。”

    曹林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他希望李治的实力能够快速的增加,自然要采取一些非常手段。

    “招募人手的话,我看这里的人员情况似乎很复杂,我们真的适合在这里招募吗?”

    李治也不是第一天到金山港。

    这里明显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

    除了最开始的探险队成员,其他都是冲着金山港的金矿或者是野牛群来的。

    这个年代,敢冒着生命危险来到这里,都不是好相遇的人。

    李治也担心到时候自己招募了一堆麻烦人物到手中呢。

    “九皇子,越是这个时候,越是需要胆子大的人。

    要是那种遵规守纪的任务,反倒是可能不适合我们这里呢。

    像是当初的蒲罗中,招募的也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但是人家却是在短短几年就把一座大城给修建起来了。

    越是那种胆子大的人,越是能够在这个时候帮助我们。

    因为这个时候我们需要的不是那种安分守己的干活的人。”

    曹林尽可能的想办法去说服李治。

    “我们这么大规模的设立招贤馆去招募人手,真的没有问题吗?

    是不是还是低调一点的好?要不然到时候御史弹劾的话,我们根本连借口都找不到。”

    李治现在的胆子显然是没有那么大。

    虽然他也想要在美洲这里搞出一点成绩出来,但是前提就是自己的小命是安全的。

    “能有什么问题呢?所谓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

    您要是真的有担心,可以准备一份书信,将这里的情况描写的危险一些,然后有船只回去的时候,专门让人送给太子殿下。

    这么一来,哪怕是到时候真的有御史弹劾了,太子殿下估计也不会放在心中。

    再说了,北美洲距离大唐实在是太远了,哪怕是有人搞事,一来一去的传递消息,很多事情的情况也是完全不同了。”

    对于曹林来说,朝廷是什么情况,他已经不是那么担心了。

    反正现在就是要说服李治大胆的去干活。

    “那些土人呢?虽然在金山港附近的土人数量不算特别多,但是在整个北美洲,土人的数量绝对是不会少的。

    哪怕是没有上千万,几百万人是肯定有的。

    我们要是跟这些土人斗了起来,到时候万一他们联合起来跟我们作对,那我们是如何也打不过他们的吧?

    按照现在金山港的情况来看,哪怕是把所有各种各样的人都计算上去,也就只有一万多人吧?

    其中还有一些是倭国的奴仆,到时候不见得跟我们一条心。”

    李治的这个担心显然不是没有道理的。

    唐人再厉害,也不可能一万来人跟几百万人打啊。

    “您多虑了,这些土人没有那么团结的。

    根据这段时间我跟人打听的情况来了解,美洲的土人根本就还没有形成任何一个国家。

    他们都是各个部落独自生活在一个区域。

    小的部落就只有一两百人,大部分的是几百号人。

    超过万人的部落都是非常少见的。

    这种情况下,我们根本就不用担心他们会联手起来对付我们。

    真要是联手,他们很多年前就联合了,哪里会等到今天呢?

    再说了,我们也不是所有的土人都要对付,可以拉一批、打一批、杀一批。

    对于那些听话的土人,我们也可以在金山港设立一座孔子学院,教授他们汉学呢。”

    借着这个机会,曹林把修建孔子学院的事情也给提了出来。

    一方面,这个事情是符合大唐的国策的。

    到时候甚至还可以借着这个机会找长安城要一些学员和经费呢。

    另外一方面,这也是曹林在金山港扩展自己的影响力的一个手段。

    这么些年,作为一个书院院长的影响力有多大,曹林心中是非常清楚的。

    很显然,这是值得好好搞一搞的事情。

    “拉一批、打一批、杀一批?

    然后再修建一座孔子学院,让金山港变成跟蒲罗中一样的存在?

    真的有可能吗?”

    李治对世界地理还是比较了解的。

    蒲罗中的地理环境明显是要比金山港好的。

    现在曹林说要把金山港修建成跟蒲罗中一样的存在,他还是没有什么信心的。

    “完全有可能啊!虽然金山港的地理位置跟蒲罗中不同,周边也没有南洋诸国来借力发展。

    凡是金山港有一个优势是蒲罗中比不上的。

    背靠整个北美洲,金山港这边的机遇和发展空间,不是一般人可以比得上的。

    只要我们让来到金山港的商人都能挣到钱,这里的发展就会越来越快。

    而不管是金山港附近的金矿,还是野牛群,亦或是广袤无边的土地,这些都是财富。

    九皇子,在金山港修建的初期,我觉得首先要考虑的就是让来到金山港的人能够挣到钱。

    至于我们自己有没有挣到钱,反倒是不重要的。

    反正整个金山港,将来都是您的。”

    在曹林的一顿说明之下,李治最终还是同意了。

    毕竟,他也是希望自己能够在金山港做出一番作为出来的。

    ……

    “郎君,东海渔业在金山港的影响力,一天比一天在下降,我们是不是要做点什么?”

    在金山港的一处院子里头,冯选有点担忧的来到李义协面前。

    最近一年,李义协都是在北美洲探索新大陆。

    已经发现了南北美洲,澳洲也已经发现了。

    在地图上,就剩下西洋那边的国家还没有去过。

    但是根据目前了解的情况来看,西洋那边并不是荒无人烟的地方。

    整体来看,还是美洲和澳洲更有发展潜力。

    所以李义协从去年开始就下定决心,让李家的势力往北美洲发展。

    作为李君羡的儿子,李义协能够调动的资源,还是不少的。

    再加上东海渔业也支持他在北美洲这边发展,所以最近一年他在金山港还真是做了不少的成绩。

    就连唯一的水泥作坊,也是属于李家的产业。

    “九皇子被安置在金山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里就是他的封地。

    如今虽然他这个招贤馆的设立有点出格了,但是也不是什么大事情。

    我们如果跳出来说什么的话,反倒是很容易闹出矛盾出来。

    反正美洲那么大,我觉得暂时还是可以容纳两方势力的。”

    李治毕竟是做过大唐太子的人,又是深受李世民喜欢的皇子,所以李义协显然是不想跟他发生什么正面的冲突。

    当然了,这并不表示李义协就怕了李治。

    只不过是不想那么麻烦而已。

    “如果是其他的宗室子弟过来,那么金山港着实就会成为人家的封地了。

    但是九皇子是从太子之位上面被废黜下来的,根据我了解的情况,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封地一说。

    说的不气一点,他是被流放到了金山港,按理来说应该听我们指挥的,现在却是想要反为主,这个事情怎么能够忍受呢?”

    冯选是李义协的贴身护卫。

    虽然李义协自身的身手也不差,但是李君羡还是把深受自己信任的冯选给分配给了自己的儿子。

    “我理解你的心情,李治他们做的是有点过分了。

    不过到现在为止,他们还没有要直接跟我们斗的意思。

    我们往北发展,他们往南发展,我们各自负责各自的事情就是了。

    如果以后我们两方的矛盾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再想着有什么办法来改变这个局面。”

    听李义协这么说,冯选倒是没有再争执了。

    其实他也理解李义协的难处,只不过心中实在是不爽就是了。

    “我看他们是想对付那些土人,估计到时候我们不可避免的也会受到波及。

    那我们是不是要做一些提前准备?”

    冯选可是知道,一旦李治开始跟土人争抢土地,那么其他部落的土人肯定以为这是所有金山港唐人的意思。

    他们哪里搞得懂哪些是李治的队伍,哪些是李义协的队伍啊?

    “嗯,让兄弟们都随身携带好弓弩,一旦附近有什么情况发生,可以随时的应对。

    除此之外,下一次海船回去的时候,要多运输一些刀剑过来。

    在北美洲这么广阔的土地上要想顺利的生存下去,打斗是必不可少的。”

    李义协可是没有指望自己可以平平和和就在金山港附近稳定发展。

    该出手的时候,他一点也不会手软的。

    别忘了,他也是一个武将子弟,并且还是那种敢于在海外闯荡的人。

    ……

    “四哥,这也牛肉实在是太好吃了,前面十几年吃的牛肉都没有最近这段时间吃的多。

    我已经跟李郎君说过了,只要我们再跟着他好好的干一年,到时候就可以自己出来搞个队伍,专门去负责捕杀野牛。

    这些野牛全部都售卖给李郎君的牛肉干作坊。”

    在金山港的一处街道,大家起了个名字叫做唐人街。

    但是这里面居住的其实有一半都不是唐人。

    像是东方晋五,他就只是跟着李义协来到金山港的倭国人。

    就连他的名字,都是在难波津的时候听说过东方平的大名,觉得东方这个姓氏很威武,所以就跟着给自己起了一个东方晋五的名字。

    反正倭国普通百姓都是没有姓氏的,东方晋五自己给自己起了名字之后,根本不会有什么意见。

    “在金山港讨生活,可是比难波津要容易多了。

    不管是去跟着船队出海捕鱼,还是跟着人去种地,亦或是去捕捉野牛,都能过上不错的生活。

    你的这个提议,我觉得完全可以考虑。

    不过在这个之前,我们最好就分一个人跟着船只回一趟难波津,然后去到乡下把亲朋好友全部都叫过来。

    到时候我们的队伍才有竞争力。

    要不然的话,就凭借着我们两个人,想要在捕牛队里面出人头地,那是非常困难的。”

    东方四郎对自己面临的局面倒是有着比较充分的认知。

    很显然,金山港还不是自己可以撒野的地方。

    不过这里充满了机遇,让他们的内心蠢蠢欲动。

    “确实如此,我李郎君说,所有愿意去种地的人都可以分一百亩土地,免费的,只要是无主的土地,位置随便你挑选。

    这要是放在难波津,不被人给抢疯了?”

    东方晋五显然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还能见识到如此魔幻的场景。

    这个事情,只在难波津听一些唐人说他们国内的百姓移民到辽东道和镇北道的时候有碰到类似的情况。

    当时东方晋五还觉得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相信。

    现在却是觉得很可能真的是这样了。

    “也不知道国内的那些大名们到底怎么想的。

    倭国那么贫穷,百姓们连吃饭问题都没有办法解决。

    他们为什么就不跟着大唐的步伐出来看一看呢?

    有东海渔业带着,去到哪里都是没有什么好怕的。

    只要我们对大唐忠心耿耿,根本就不用担心会有人对我们不利啊。”

    这个年代的倭国人,显然跟后世的完全不同。

    大唐此时在每一个倭国人心中都是有非常高的地位的。

    说大唐是倭国人的宗主国,没有几个人会反对的。

    像是东方晋五和东方四郎这些认为大唐就是自己靠山的倭国人,还真不是少数。

    特别是在离开了倭国本土的倭国人当中,几乎九成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这个情况,放在后世是完全没有办法想象的事情。

    “金山港那么的缺人手,只要那些大名愿意带着人手过来帮忙。

    他们的日子绝对比国内可以过得更加舒服。

    甚至在北美洲建立起一个新的小属国也是有可能的。”

    东方晋五恨不得自己化身为国内的那些大名,替他们做一些决定。

    “在金山港,我们倭国人至少有两千人,我准备先从这里面团结一批愿意跟着我们组建捕牛队的人员。

    我看最近几艘船里面,已经开始有新罗和百济人了。

    到时候可不能让他们在这里抢了先。”

    很显然,番邦属国之间也是有竞争和对比的。

    倭国人看不起百济人,百济人看不起南北高句丽人。

    而南北高句丽人则是看不起北边的高句丽王国的人。

    而高句丽王国的人却是反过来看不起新罗人。

    反正大家互相鄙视,互相伤害。

    大唐对这样的情况不仅没有阻拦,甚至还在背后推波助澜。

    “嗯,难波津前几年从大唐引入了一批樱花,长得很是漂亮。

    要不我们的捕牛队就干脆起一个樱花会的名字吧。

    这样将来我们如果要发展其他的业务,也不会受到名字的限制。”

    东方晋五显然也是不甘心于平庸的人物。

    金山港如今是百废待兴,只要胆子够大,一切都有可能。

    “可以啊,樱花会这个名字听起来很文雅,觉得更像是大唐的名字,有一股诗意。”

    东方四郎对自己弟弟的提议表示了赞同。

    这个年代,说到樱花,大家首先想到的并不是倭国。

    因为樱花本身就是大唐本都的植物,是从大唐传到倭国之后,才慢慢的传遍倭国全境的。

    如今只是刚刚开始。

    哪像是后世,只要一提到樱花,什么场合出现了樱花这个字眼,十有八九就会跟倭国人联系在一起。

    ……

    阿尔法是金山港附近最大的一个印加人部落的首领。

    作为最早跟唐人接触的土人,阿尔法很快就学会了唐语。

    不得不说,阿尔法的语言天赋还是非常高的。

    能够在这样恶劣的生存环境之中成为一个大部落的首领,阿尔法的智商和情商显然都是非常高的。

    要不然也没有办法好好的活下来,更没有办法带着部落发展壮大。

    “族长,金山港那边新来了数千唐人,这些人跟之前的那些唐人都不一样。

    我现在基本上打听清楚了,这些唐人据说都是属于一个大唐皇子的人马。

    他们现在对附近好几个小的部落出手了。

    要么就是臣服于他们,听他们的命令做事,给他们开垦田地中粮食。

    要么就是被他们攻击,直接被弓箭给射杀了。

    甚至听说还有一些人是直接被俘虏之后,会被运输到大唐售卖。

    这样的情况要是放任下去,迟早也会波及到我们的。”

    阿尔康作为部落里头的勇士,地位算是比较高的。

    很多部落对外的联络,都有他的身影。

    “那些唐人的厉害,你我又不是没有见识过。

    他们的刀剑非常的锋利,根本就不是我们能够比得上的。

    哪怕是同样的木棍,在他们手中和在我们手中,发挥出来的威力也是不一样的。

    最关键的是你说的这个大唐皇子的人马,他们几十个人组成一个阵型,就可以直接灭掉一个小型部落的反抗力量了。

    并且他们还对外宣传,只要不反抗,都能跟着过上好日子。

    但是如果反抗的人,下场就会很惨。

    我虽然很不想看到局面按照现在的样子发展下去,但是我们能够做的事情也是非常少的啊。”

    阿尔法很是郁闷的喝了一口二锅头。

    这是他用一整头野牛才从唐人那里换到的一坛子酒水。

    所以每一次他都是浅尝辄止的品一点,生怕一口气给喝光了。

    “是,唐人是很厉害,但是他们也都是血肉之躯,并不是不可战胜的。

    我们部落有几千人,如果跟其他的一些部落联合的话,立马就可以组建一支不少于唐人数量的队伍出来。

    如果族长您还是不放心的话,我们可以往东边行走上百里,跟那边的部落合作。

    他们也是知道金山港这里出现了唐人的。

    到时候我们几万人一起攻打金山港,肯定是可以把这座城池给消灭的。

    越是到了后面,我们就越难打过他们了。

    那些唐人如今生产出了一种叫做水泥的东西,能够很快的帮忙修筑城墙。

    我听说在大唐本土,每一座城池都有高大的城墙防护。

    如果金山港也变成这个样子的话,那么我们想要打败他们就更加困难了。”

    阿尔康显然是觉得应该要先下手为强。

    要不然一直等下去的话,将来的麻烦事可就多了。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阿尔康的这个观点显然是很有道理的。

    如果北美洲的土人真的能够联合起来,组建一个几万人,或者是几十万人的大军,那么金山港这边还真的可能守不住。

    但是很多事情是没有办法假设的。

    除了在金山港附近的土人能够真正的感受到大唐带来的威胁,其他远一点的部落并没有什么切肤之痛。

    平时这些部落之间就因为争夺食物之类的事情,没有少发生一些龌蹉。

    又怎么可能那么容易的就联合起来对付唐人呢?

    “这个事情我要再考虑一下。最好就是找人去跟那个李郎君商量一下,看看他们到底想要怎么样。

    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就考虑往北搬迁一下,尽量避免跟他们直接冲突。”

    作为族长,阿尔法知道自己不能意气用事。

    要不然到时候自己这个族长的位置就保不住了。

    跟唐人打交道比较多的他,很清楚唐人没有那么好对付的。

    哪怕是自己最终带着人马顺利的打败了唐人,肯定也是一个损失惨重的局面。

    到时候其他部落肯定不会放过自己。

    这么一来,就有可能变成为他们做嫁衣裳了。

    这显然不是阿尔法希望看到的场景。

    “我去吧,我直接去找那个李郎君,问一问他跟那个大唐皇子的想法到底是不是一样的。

    大家能不能坐下来好好的商量一下。”

    阿尔康主动请缨的要去跟李义协沟通。

    不过,这一次,他的沟通显然不会有什么效果。

    李治的人马,可是不会听李义协的吩咐的。

    ……

    “九皇子,这些土人实在是不堪一击,完全不是我们对手。”

    王大牛作为李治的护卫统领,最近亲自带着人手去攻击附近的土人部落。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显然是战果累累了。

    “王将军身先士卒,奋不顾身,所以才有了这一次又一次的胜利。

    附近的几个土人部落,要么就已经臣服于我们,要么就已经灰飞烟灭。

    到时候我们可以控制的区域就会越来越多了。”

    曹林站在旁边,也忍不住给王大牛点了个赞。

    那些土人,完全不是训练有素的唐人将士的对手。

    像是王大牛这样的猛将,披上铠甲,骑上战马之后,简直就是一个无底的存在。

    那些土人的勇士完全不够看。

    哪怕是他们在脸上涂上了五颜六色的东西,把自己装扮成很厉害的样子,也没有什么卵用。

    “我们这段时间对付的都是土人的小部落。

    我听说附近也有一些规模比较大的部落,如今他们应该已经意识到了一些问题。

    以后要想再继续攻打他们的话,估计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李治虽然心情也很不错,但是也生怕王大牛他们骄傲自满,到时候轻敌了,那就不好了。

    “郎君,其实依我看,我们不用每次都让王大牛带兵出动的,可以让那些投奔我们的倭国人去斗一斗。

    这些倭国人,只要奖赏丰厚,战斗起来也是悍不畏死的。”

    管家辛茂将提出了一个方案。

    李治在难波津和函馆的时候,都没有少招募人手。

    不管是那些活不下去的倭国普通百姓,还是一些冒险家,人数至少有好几百人。

    这些都是年轻力壮的人。

    只要稍加训练,就是一支不错的护卫队。

    用他们来攻打土人,哪怕是损失大一些,大家也不会那么心痛。

    “辛管家的这个提议不错,大牛你可以加速一下招募倭国人护卫的事情。

    到时候安排一些身手不错的人先去练练手。

    如果倭国人的战斗力不错的话,那么以后对付土人的事情就交给他们去做了。”

    李治自然也是不希望自己的护卫统领出什么事情。

    能够让倭国人替代唐人出动的,李治还是很愿意让倭国人去的。

    特别是在金山港这里,唐人本身就是一种非常紧缺的资源。

    李治可不想自己的手下变得越来越少。

    “没问题,我明天就带几个倭国人在身边。

    之前难波津上船的山下丰和森山克的身手就还可以,到时候让他们去练练手。”

    王大牛倒也没有一直抢着冲锋陷阵。

    毕竟,保护李治的安全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