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山羊角下狐狸尾 > 正文 第15章 第15章
    赵钦书坐在观众席的正中。他很懒散,右手横在旁边的椅背。他没有去跑步,而且不觉得自己是偷懒。他正和一个女生坐在这里。

    他在开导她,说:“美国有一个教授,经过医学测试,得出一个结论,男女的多巴胺分泌最多持续三十个月,之后一切归于平静。你和他从高一谈到大一,过了保质期,分手是自然的结局。”

    女生喃喃地说:“如果我……向他提分手,万一他不答应……”

    赵钦书失笑:“95的分手都是单方面的。”

    跑道上,倪燕归和拳击社的人起了冲突。她可真牛,一对二,气焰比那两个男的还嚣张。

    之后,毛成鸿上前解围。

    紧接着,发生了神奇的一幕。陈戎握住了倪燕归的手腕。

    赵钦书猛然站起,恨不能再看得仔细点。收回手臂的时候差点打到女生的脸。

    女生一惊,问:“你觉得这方法不行吗?”

    赵钦书没在听,他嘴上说:“跟着你的感觉走。”

    心底不停重复的是:卧槽!

    赵钦书回到教室等,等陈戎回来。

    陈戎和倪燕归一前一后走进教室。

    赵钦书拽过陈戎,问:“你俩怎么回事?”他伸出左手,再伸出右手,把两只手交握在一起。

    陈戎解释说:“我顾着系鞋带,没有第一时间站到倪燕归的面前,挨了毛教练的训。”

    “不是。”赵钦书把两个手狠狠交握住。

    陈戎露出了疑惑。

    赵钦书真想踢一脚过去:“你俩牵手了。”

    “哦,是毛教练的误会。第一次没有解释,后面的解释就会越来越啰嗦,我不知从何说起,拉个手先应付了。”答非所问,是标准的陈戎式答案。

    赵钦书勾起嘴角:“在我面前就别装了。”

    陈戎笑笑:“毛教练要上课了。”

    他才说完,毛成鸿清了清嗓:“今天的理论课先讲讲散打的简史。其实搏击术的开始在商周时代。到了春秋战国,战事频繁,比较注重战术。真正形成竞技的体系,是秦汉时期,有裁判,有赛制,同时,打法非常多样。”

    毛成鸿比了几个动作:“比如侧击、中击、刺击等等……”

    赵钦书沉思着陈戎和倪燕归的关系,对上课内容,只记住秦灭六国以后才有了竞技精神。

    回去宿舍,陈戎洗澡出来,赵钦书还没有忘记这事,问:“大姐头相信了你的解释?”男生牵女生,动机只有两个,要么有好感,要么耍流氓。其余的都是借口。

    “她信了。”顿了有三秒,陈戎补充说,“或许。”

    他松开她之后,解释了一遍。当时,她的笑容很灿烂:“我知道,不怪你。”

    “大姐头看你的眼神,跟西游记的妖精见到唐僧肉一样。”赵钦书追问,“大姐头有没有向你表白?”

    “没有。”

    赵钦书拍拍陈戎的腰,触到一片厚实的肌肉。“戎戎啊,你不能先沦陷。”

    陈戎拿起挂在床前的毛巾:“你不是要我努力把她留在社团吗?”

    “你们的关系,得由她来走关键的一步。”赵钦书把转椅滑过去,“你如果主动把她勾上来,哪天受不了,想撤。凭大姐头的性格,她会一口吞了你。”

    陈戎笑笑:“她没有你说的那么可怕。”

    “你要是没有长远的打算,别自己先开口。她跟你表白,你就说试试看,试了不合适,撤走的理由很充分,因为你是被动方。否则,你要走的话,有始乱终弃的嫌疑。”

    陈戎摘下了眼镜:“我大概猜到你渣男往事的故事核心是什么了。”

    赵钦书笑出声:“我就是给你提个醒,免得将来甩不掉这笔风流债。对了,这次活动是温泉,大姐头会不会穿一套比基尼出来?”

    “不会。”陈戎拿纸巾擦拭眼镜,擦得慢,一个镜片擦了好几圈。没有带上,拿起挂着的白毛巾。胡乱的擦拭自己的湿法。

    “她的裤子短得不像话,穿比基尼也不稀奇啊。”

    “她不露上身。”陈戎擦完了左边的镜片,开始擦右边的。

    是这么一回事儿,倪燕归的上身遮得很严实。但赵钦书琢磨的方向转到了陈戎。

    陈戎和女生只保持同学来往,套疏离已经是拒绝了。渐渐的,没有女生敢围上来。倪燕归这样大张旗鼓的,还是第一个。

    赵钦书只知道倪燕归的双腿又细又长,哪有心思去留意她的其他衣着。

    陈戎是不是特别注意她?

    ”陈戎,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罗力,御姐?清纯的,美艳的?”赵钦书开玩笑地问,不期待答案。

    意外的是,这次陈戎回答得很爽快:“我喜欢善良可爱的。”

    “噢……”善良可爱,这四个字和大姐头没关系。

    宿舍里,乔娜正在洗澡。

    倪燕归喊:“下一个轮到我洗。”

    她点了一支烟,去阳台慢慢抽。

    她换了件又宽又长的红t恤,圆领口很大,快要变成一字肩了。长长的衣摆盖住她的短裤。亏得有一双修长美腿,否则就像套了一个水桶。

    乔娜和倪燕归是两个极端。乔娜的衣裙长及脚踝,倪燕归的能短就短。

    柳木晞的头发吹到了半干,剩下的一半,她来吹自然风。“你的戒烟和我的减肥一样,永远在明天。”

    倪燕归衔着烟,随手扎起一个丸子头,说:“我在思考。”

    “说来听听。”

    倪燕归抬起手,晃了晃:“我今晚和陈戎牵手了。四舍五入的牵。”

    柳木晞瞪直眼:“你使了什么诡计?”

    “不是我,他先来牵的。”倪燕归弯起嘴角。

    柳木晞更惊讶了:“看不出来啊,他这么给力?”

    “半主动的,因为有误会。他给我解释了。但——”倪燕归停住了。

    “但什么?”

    “我不信他的话。”倪燕归向外呼烟,“我觉得,这个傻书呆子对我有意思,不然他为什么要来牵我?他完全可以和教练说,不是我的男朋友。他却没说。”当然,倪燕归也没说。

    柳木晞数数日子,说:“这才第二次社团活动,你们俩就好上了?”

    “没有明说。他不承认,我不逼他。才认识,感情基础不牢固,他可能对我有些好感,但没到喜欢的程度吧。慢慢来,我有信心。”倪燕归夹下烟,“对了,我们社团要去泡温泉。你觉得我要怎么打扮?”

    “比基尼。”柳木晞想都不用想,说,“男人见到肯定浮想联翩。陈戎是男人,于是结论如下,陈戎浮想联翩。正合你意。男生再斯文有礼,本质还是雄性生物,我就不信陈戎见到你的美腿不心动。”

    倪燕归摇头:“他和那些凡夫俗子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别说男人,我一个女的,我也爱看美女的大长腿。”柳木晞伸手在倪燕归的腿上抓了一下,“我们是美术生,最擅长的是挖掘万物之美。夏天,美好的季节,多少白花花的美腿,我简直目不暇接。”

    倪燕归瞥过来:“陈戎不是衣冠禽兽。”

    “他不是,你是。”柳木晞挽住倪燕归的手,怂恿说,“去,霸王硬上弓。”

    倪燕归的大领口被扯得更开,直接滑下来,露出左肩胛的纹身。

    这个纹身,柳木晞见过两次,而且不是全貌。因为倪燕归从来没有露过完整的图。

    柳木晞见到的,是一只狐狸的脸,不娇媚,反而有一股蛮横的气势。“你这只狐狸一点也不像你。”

    倪燕归向后瞥:“可能是一只公狐狸。”

    近距离之下,柳木晞才发现,纹身上的肌肤似乎不大一样?她正要看仔细。

    倪燕归已经拉上了衣领:“明天我们去逛逛,我要挑几件淑女的衣服。”

    柳木晞问:“你追陈戎的时候,想没想过,迟早有一天你俩会滚到床上去?”

    “嗯哼。”想没想过?当然想过。倪燕归从小胆大妄为。不过,先前的十八年,面对其他男性,她不抱这样的念想。只有一个陈戎,她见到了就想扑上去。

    可见这是一个长在她心坎上的男人。

    “你的这个怎么办?”柳木晞指指倪燕归的后肩,“不能再拿粉底液盖住吧?”

    倪燕归又把衣领拉上些:“哪天他对我爱得死去活来了,我再告诉他。”

    “不过,他这种小男生没经验,扛不住你的魅力。”

    倪燕归眉飞色舞:“他的清白只能葬送在我的手里。”

    “你和逼良为娼的土匪有什么区别?收敛一下。”

    “我在陈戎面前,太端庄,太矜持了。”

    这时,里面传来乔娜的话:“倪燕归,轮到你洗澡了。”

    “来了。”倪燕归熄了烟。

    进去浴室,脱掉上衣,她忽然背向镜子。

    半身镜里,清楚地映出她后背的画。

    起始非常轻巧,狐狸伏在小小角落。嚣张跋扈的九尾,如焰火般铺满肩背。其间勾勒了几道青绿纹路,尾巴尖点缀着白色花纹。

    还是裹粽子去泡温泉吧。

    否则这只九尾无处可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