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让渣男怀孕[快穿] > 正文 第15章 015
    “不是。”江郅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回答陆清凌。他面色微变,解释说:“天道说我为人处世太过冷漠无情,所以罚我下界当鳏夫。”

    和清凌完成一定世界任务就可以成龙不同,他从男友穿起,到结婚,到丧偶,到度过漫长一生开启下一世,除非他幡然醒悟领悟人间真情,否则将永远在小千世界徘徊。

    他至今已完成二十三个世界,至于收获……

    可以说完全没有。

    “原来如此。”哪有罚人下界当鳏夫的,清凌忍俊不禁。但她这次来只是为江洲,知道江郅是下界受罚后,对江郅已没其他兴趣。她打过招呼后就准备离开。

    “对了,前辈,记得帮我提醒江洲,既然已经决定竞选未婚夫角色,就要学会洁、身、自、好。”

    他不是一下周旋继姐,一下周旋纪杏秋,一下周旋陆清凌吗?

    她要把他三条船全掀了。

    清凌摆摆手,头也没回地走了。

    江郅凝她背影对黑蛇说:“还真是冷漠。”

    达成目的就离开。

    不过蛇类,天生冷血,也能理解。

    希望江洲不要像肩头的那只黑蛇一样,迷失在她虚假的温柔中。

    江郅为自己倒杯香槟,一饮而尽。

    -

    江洲一整晚都没睡好,只要一闭眼,那十二位数就在他脑海里飘来飘去。好不容易闭上眼,感觉还没过半小时,闹钟就响了。

    他匆忙洗漱好,刚准备收拾书包,房门外就传来懒散的叩门声。

    ——是继姐。

    他打开门,继姐站在门外,神色疏淡地看着他。墨绿绸缎吊带长裙贴在她冷白皮的身躯上,莫名让人想起潜伏在熹微晨光雪地的竹叶青。

    继姐说,“你之前想办成的事,我吩咐下去了。”

    江洲一愣,旋即反应过来她说的是纪杏秋退学的事。

    他沉吟说:“谢谢。”

    虽然他有在试图攻略纪杏秋,但到底不比继姐出手方便。

    继姐到底心疼他,他不过伏低做小两礼拜,她就什么都愿为他做。

    江洲心情颇好,愉悦的他并未发现短暂聊完天后继姐并未选择离开,而是倚着门框眸光沉沉看他。

    江洲收拾好书包,准备下楼吃早餐,却继姐拦住。

    继姐葱白的指尖轻轻点了点唇角,漆黑眼眸深沉似海,“你要是真心感谢,是不是该给我奖励?”

    江洲愕然。

    继姐见他一脸不情愿的样子,扫兴道:“既然不愿,就算了。”

    后退,微侧过身,“刚才我说的事,你也当没听到好了。”

    这是后悔?

    江洲连忙拽过她纤细的手腕,抿唇,问道:“只是唇角?”

    继姐挑眉,嗤笑,“你还想亲哪?”

    江洲犹豫片刻,摁住继姐手腕吻了下去。

    一开始,他只是舔舐唇角,但或许是继姐身上的雪松香太过迷人,他得了味般,渐渐朝继姐那嫣红的唇瓣移去。

    一吻终了,继姐喘息着推开他,勾人的桃花眼微微眯起,冷淡说:“你逾规了。”

    她目光冷淡,眼尾却是深陷情`欲的红痕。

    江洲也不知道哪来的胆量,目不转睛盯着继姐说:“我以为你喜欢这样。”

    继姐轻轻笑了声,“确实喜欢。”

    江洲说不出心里什么感受,在吻下去前一刻,他以为自己会厌恶,会愧疚,没想到最后,吻了就是吻了,甚至他有一瞬间的沉迷其中。

    他想,继姐向来对他极好,她喜欢他,帮他,他牺牲色相补偿她,满足她的心愿,也不是不可。

    但想到陆清凌,想到那位谢家的千金小姐,江洲后退一步,“只此一次?”

    继姐像猫一样轻轻哼了声,“嗯。”

    又笑了笑,问:“你还想几次?”

    江洲讨厌她用这样的语气说话,每次继姐这样反问,他都觉得仿佛不是继姐求着他,而是他求着继姐发展他们俩之间的关系似的。

    江洲斟酌用词,“我只是觉得,我们还是做姐弟比较好。”

    继姐轻拂他英俊的面庞,轻描淡写说,“我也这样觉得,弟弟。”

    她目光流露出淡淡江洲看不懂的色彩,像是悲凉,又像是嘲讽。

    江洲莫名心生忐忑,就在他迟疑之际,继姐附到他耳边。

    “我永远站在你这边,我亲爱的弟弟。”

    她塞了一个信封到江洲怀里。

    江洲茫然,等他反应过来,继姐已踏着大步离开。

    江洲有那么一瞬间的怅然若失,但眼看早餐时间要到了,他犹豫片刻,将信封放进抽屉里。

    -

    餐桌上,直到早餐结束,继姐也没有下楼。

    “在看什么?”看他一直往楼上瞧,江郅问。

    “继姐她……今天不下来用餐吗?”

    “她应该在收拾行李。”江郅说,“我和她妈妈离婚了,她今天搬离江家。不出意外的话,这周就会跟着她妈妈去国外。”

    “这么快?”

    江洲猝不及防,他想上去跟继姐告别,却被江郅打断。

    “你去看她干什么?你不会对她有不该有的心思?”

    “怎么可能。”江洲一惊,收回预备上楼的脚。

    江郅点头,徐徐说道:“没有就好。想和谢家联姻的可不止我们江家,要是被其他家族发现,你和别的女人不清不楚,就算煮熟的鸭子,也会飞。”

    江洲颔首。

    “不仅家里,学校里也要谨言慎行。”

    江洲表示知道了。

    “那位叫陆清凌的女同学,以后别接触了。”

    江洲僵了一下,说:“我还没想好要不要和那位谢小姐联姻。”

    江郅朝他方向睨去一眼,说:“我随便你。”

    起身,“你考虑清楚就好。你是成年人,我不会替你作主。”

    他话虽这么说,但江洲不觉得自己有选择。

    正如江郅所说,他是成年人。成年人意味着更多的权利,也意味着,哪怕收养手续齐全,江郅对他也不再有抚养义务。

    他现在吃的、穿的、住的都来自江家,江郅让他代表江家去联姻,难道他有办法拒绝?

    怕是拒绝的话刚说出口,江郅就将他赶出江家。

    江洲拖着步子心情复杂地走到江家车库前,却惊讶地发现接送他的车换了一辆。

    江家虽然有钱,但江郅不爱玩车,更不爱花钱砸车。家里日常停在车库的豪车只有两辆,都是用来接送江郅的。江洲上下学,乘坐的都是价值六十万的普通轿车。

    而现在,原本低调的漆黑轿车居然换成他在杂志上看过售价高达五千万最爱的那款银蓝跑车,要不是日常接送他的司机站在车前,他几乎认不出这车是用来接送他的。

    身穿黑色制服的司机鞠躬:“少爷,先生说,这车是那位谢家小姐寄存在江家的。在你和那位谢家小姐订婚前,这车都归你所用。”

    江洲忍不住摩挲银蓝车面,下意识问:“那订婚后呢?”

    司机微微一笑说:“订婚后,这车当然归少爷你所有。那位谢家小姐说,她家不缺豪车。”

    也是,一千六百亿的身家,怎么可能缺五千万豪车。每年光是这些钱生出的利息,都够她买一百辆。

    江洲虽然心动,但还是摇摇头,“我是去读书,不是去兜风,用不上它。”

    他怕他坐上去,就再也舍不得下来。

    “少爷如果不喜欢,那位谢家小姐其实还准备了别的车。”司机说,引江洲向后院走去。

    江洲狐疑,但还是跟上,只见绕过主屋后,原本用来打高尔夫的草坪上密密麻麻停满各式各样的豪车,一眼望去,竟有一百辆之多。

    霜白银灰碧蓝深紫橙黄……

    各种江洲叫得出名叫不出名的豪车摆满草坪。

    “她是将整个4s店都搬过来了吗?”江洲震撼。

    司机,“先生也说,谢家的小姐,估计对少爷你很满意。”

    这么多车摆在这,光是每日的损耗都值百万。

    江洲抿抿唇,平复下心境说:“还是坐原来的车去学校。”

    司机面露可惜。

    因为选车耽误了时间,到学校时又过了打预备铃时间。

    江洲犹豫踏出车门,在想今天陆清凌会不会等他,果不其然听到陆清凌的声音。

    他转过头,却见街道上零星几个人影走过,根本不见陆清凌。

    原来是幻听。

    江洲说不出是失望是期望。

    往学校里走没一会儿,身后再次传来女声。

    “江洲同学,江洲同学……”

    声音离自己距离越来越近,这次总不可能是幻听。

    江洲转过身,就见一脸圆圆的陌生女生,越过自己,跑到不远教学楼的廊檐下,仰头欣喜说:“张舟同学,你是在等我吗?”

    原来是张舟而不是江洲。

    江洲面无表情看他们俩说说笑笑走进教学楼,想问那位最喜欢神出鬼没的刘姓教导主任怎么还不出现抓早恋。

    深秋萧瑟的穿堂风吹过时,江洲正巧踏上第一级台阶。或许是清凉的秋风让他醒悟,他忽地想明白。

    如果在意是喜欢,他无疑是喜欢陆清凌的。

    如果思念是喜欢,他无疑是喜欢陆清凌的。

    然后呢……

    不提陆清凌对他的喜欢越来越浅薄,就算他是真喜欢陆清凌,难道他愿意和陆清凌一起挤公交车,一起住梅园?

    以他的天资,或许大学毕业后,很快就能赚第一个一百万,第二个一百万……

    但若是想赚第一个一亿,第二个一亿,却是难如登天。

    而现在,一个一千六百亿的机会,就摆在他面前。

    难道要他为陆清凌舍弃?

    就算他愿意,江郅也绝不可能愿意。他怎么可能拗得过江郅?

    教室和楚玉嫣说的那些的话,原本是为挽留陆清凌,如今看来,倒像预言成真。

    他和陆清凌之间的阶级,不可跨越。

    陆清凌终其一生,也不可能达到他现如今的高度。

    此生缘浅,无可奈何,无能为力。

    踏进教室看见陆清凌不思进取,在座位嬉笑打闹那一刻,江洲释然一笑。

    -

    “江哥,这是月考数学太难,我就得了117分,你考多少?”

    江洲翻了下试卷:“142。”

    “不是吧,这么难你居然考了142分。”卓承轩扬了扬卷,向前探望,“也不知道陆清凌考了多少,年级前五十有奖学金呢,希望她能拿到。”

    他替陆清凌补了一个月的数学,陆清凌的成绩永远稳定保持在60到70这个区间。

    如果她其他科成绩真如她所说,近乎满分,这次数学题难,不替她拉分,她应该能拿到年级前五十的奖学金吧。

    江洲回过头,“你很关注她?”

    “当然。”卓承轩爽快说,“我喜欢她。”

    江洲不愿承认他对卓承轩的嫉妒,点他说:“你想过没有,孩子的智商继承父母,你数学117,陆清凌60,如果你们结婚,你们生下的孩子最终数学成绩可能只有88。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孩子成绩的不及格。”

    卓承轩愣了下,不由感慨,“江哥,你想得可真远。”

    还没恋爱呢,就想到结婚生子。

    江洲不知说给他听还是说给自己听,定定地看陆清凌方向,“一个连数学都考不及格的人,反正我是不可能会喜欢。”

    卓承轩:“啊?”

    倒是前桌孙智反应过来,回头,“江洲,你说的陆清凌吗?”

    江洲垂下眼,没有搭腔。

    倒是卓承轩暴躁开口:“去去去,关陆清凌什么事,你听错了。”

    “这么近,怎么可能听错。”孙智嘟囔。

    倒是雪鸟听得清清楚楚,跟清凌打报告:“宿主,男主在吐槽你笨,说他绝对不会喜欢上一个连数学都不及格的人。”

    “……”清凌正在和楚玉嫣玩翻花绳,闻言吐槽,“他是不是有毛病。”

    她数学及格还是不及格,关江洲什么事。

    说话间,数学老师满面红光地走进来。

    “同学们,这次月考,数学试题难度极高,就连出卷老师也坦言,这次数学卷,不可能有人拿140分以上,但我们班却做到了,还是两。”

    底下顿时一片抽气声。

    “140分?还有俩?”

    “一个肯定是江洲,另一个是谁?”

    “刘佳佳吧,她数学成绩一向不错。”

    “不可能是刘佳佳,下课期间我拿她数学卷看过,她只考138,还差两分才140呢。”

    ……

    卓承轩捂住耳朵,管他是谁,反正不可能是陆清凌,他才不听。

    “别吵了别吵了,我现在就公布。”数学老师拿黑板擦敲了敲课桌,示意大家安静,“一个是我们的学神,江洲,142分,大家鼓掌。”

    掌声雷动,江洲微微矜持地点了点头。

    他其实高兴,只是习惯不表现出来。

    “另一个就出乎意料了。”数学老师故意卖关子,停顿了下,才指向陆清凌,“陆清凌,满分!”

    满分?满分!

    原本捂着耳朵的卓承轩一下蹦起来,拍桌喜道:“陆清凌,你竟然拿了满分!”

    在全场或是惊叹或是歆羡的目光中,清凌:“嗯,考得还不错。”

    不错?这是还不错?

    等其他科成绩下来,班级同学才意识到,清凌的话可能真不是在谦虚。

    “数学英语物理也就算了,化学生物语文究竟是怎么做到也拿满分的?”

    盯着光荣榜上那鲜明的750,几乎整个一中都陷入癫狂,校长甚至考虑要不要请电视台来学校采访,但在清凌的控制下,事态影响降到最小。

    下课后意外相逢,江洲凝着清凌问:“你不是说数学很难?”

    “确实很难。可难,不代表我不会啊。”清凌说着凡尔赛言论,抬眼,怯生生问:“江洲同学,是不是我抢了你第一的宝座,你生气了啊?”

    江洲平日最爱她这副怯弱狡黠的模样,此刻却不知为何莫名堵得慌,“没有。”顿了顿,“你还喜欢我吗?”

    陆清凌勾唇笑了笑,依旧是一副娇滴滴模样,只是眉宇间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神采,“你觉得呢?”

    江洲哪来的自信觉得她喜欢他?

    江洲觉得不了,淡淡留下一句“不喜欢也好,反正我们不可能在一起”就离开。他本就心生郁结,回座后,卓承轩还要扳手指头气他。

    “江哥,我考117,陆清凌150,我们的孩子数学能考133呢,比我强多了。”

    正郁郁寡欢之际,前排靠门的同学过来说纪杏秋找他。

    纪杏秋眼眶很红,显然刚哭过。她站在教室门口,问江洲:“我退学的事,是不是你搞得鬼?”

    江洲说:“不是我。”

    纪杏秋仰头看他:“你敢不敢发誓?”

    江洲不信鬼神,“可以。”他发下誓约。

    “行。”纪杏秋说,“江洲,我信你。但如果你撒谎,我只愿我承受过的苦难,你也承受一遍。”

    她应该还忙着退学的事,这话说完,匆匆离去。

    江洲凝视她的背影,心想她何必如此担忧呢。他看过光荣榜,以纪杏秋的成绩,就算从一中退学,也能很快转学其他高中。

    至于誓约……

    纪杏秋退学之事,确实不是他所为,而是继姐。

    他虽发下誓约,但若应誓,也该应到继姐身上,而不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