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前男友每天都得哄 > 正文 第16章 第16章
    此时天空黑压压的,给人一种风雨欲来的感觉。

    连带着屋子里也昏暗下来。

    时稚坐在飘窗上,手指无意识地薅着手下毯子上的羊毛。

    她觉得她就像是一条垂死挣扎的鱼一样,明知道她控制不了季言睢的记忆,那些记忆都是虚假的,可听到时却没办法做到无动于衷。

    毕竟在季言睢的记忆中他们同居两年。

    同居两个字代表的意思有很多,一对感情深厚的情侣住在同一张床上两年,怎么可能会盖着被子纯聊天。

    可是只要她一想到明明她与季言睢之间清清白白,她对季言睢做过的最过分的举动不过是摸了摸他的腹肌,却在季言睢的记忆中不知做过了多少令人害羞的事。

    她要是真做过也行,可她没做过,她受不了这种委屈!

    时稚起身打开了卧室的灯,就好像光亮能带走她心中的郁闷一样。

    她喜欢通亮的感觉。

    接着她来到浴室,放好洗澡水后点燃她最爱的香薰,将手机放在一旁播放出舒缓的轻音乐。

    一切准备就绪后,她脱掉衣服后躺进了浴缸里。

    时稚闭上眼睛,努力压下那些因为季言睢的话而带来的躁动情绪,努力使她自己专心思考和权衡漫画出售影视版权的问题。

    此时浴室的温度适宜,耳边还放着舒缓的轻音乐,时稚想了一会儿后眼皮渐渐发沉,不知何时竟然在浴缸里睡着了。

    再次醒来时时稚发现眼前漆黑一片。

    她不是正在泡澡吗?怎么浴室突然黑了?

    时稚瞬间清醒过来,感受身体泡在水中的感觉,她的理智渐渐被找回,猜测应该是家里停电了。

    她赶快摸到被她放在一旁的手机。

    手机屏幕亮起来后,黑暗的浴室里终于多了一丝光亮。

    她昨晚辗转反侧了半宿才睡着,今天早上又被程橙的视频吵醒,再加上泡澡的感觉太舒服她才会睡着。

    没想到一觉醒来家里竟然停电了。

    时稚有每个月在固定日子交水电费的习惯,她清楚家里不可能欠电费,停电只有两种可能:要么电路短路,要么整栋楼都停电。

    她打开业主群,发现群里的业主们也都纷纷在反应家里停电了,向管家询问具体原因。

    根据群里业主发消息的时间,她意识到她睡的时间并不久,才刚刚停电她就醒了过来。

    也许是她睡得并不熟,睡梦中感觉到原本光亮的屋子突然黑下来,她才会下意识醒来。

    下一秒手机里弹出一个新消息的通知,她查看后发现是业主群里管家发的通知,表示受暴雨影响本栋楼停电了,已经通知电工来查修,停电的具体原因要等电工来检查后才知道。

    时稚看了一眼时间,从她泡澡到现在前后不超过一个小时,她泡澡前外面还没有下雨,没想到此时外面竟然下起暴雨来。

    如果说下雨天让人心情不爽,那么下雨天加上停电就让人心态爆炸。

    看着业主群里很多人的抱怨,时稚没时间看其他人的抱怨,毕竟她还泡在水里。

    此时水温已经变凉,停电后浴室的温度也开始下降。

    她将手机的手电筒打开后放在一旁并从水中站了起来。

    然而她才刚擦干净身上的水珠,就听到外面传来季言睢并不算真切的声音。

    时稚家的隔音做的不错,季言睢的声音虽然并不真切,可时稚依旧听清楚了季言睢说的是什么。

    与时稚一样,季言睢也睡着了。

    但他是被外面传来的巨大雷声震醒的。

    他本身并不是嗜睡之人,只是磕到了脑子造成轻微脑震荡后确实容易犯困,他不过在沙发上靠了一会儿,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睡醒后看着外面接近黑色不停电闪雷鸣的天空,起身去开灯。

    结果发现按动开关后灯毫无反应,他意识到家里停电了。

    然而家里安安静静的,时稚房间的门紧紧关闭,他猜测时稚还在浴室里。

    但家里停了电,她不可能继续泡澡,可是他却一点动静都没听到。

    季言睢心中着急,他快步走到时稚卧室的门口,抬手敲响了时稚卧室的门。

    他敲了一会儿门却没有得到时稚的任何回应。

    他皱着眉开始大声说话:“时稚,你还在泡澡吗?”

    好在这一次他得到了时稚的回应。

    时稚回答道:“你先别着急,我马上就出来。”

    浴室里唯一的光亮就是时稚手机手电筒发出的亮,这种情况下她快速穿上浴袍擦干净头发上的水后就从浴室里出来了。

    随着卧室门被打开,时稚就看到了站在门口一脸焦急的季言睢。

    她小声解释道:“我睡着了,刚才管家通知因为暴雨整栋楼都停电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来电。”

    “嗯,你没事就好,”季言睢轻轻地呼出一口气,“我刚才也睡着了。”

    外面的天黑的吓人,家里虽然没有漆黑一片,可也没好到哪去。

    时稚的手机电量并不多,手电筒功能耗电快,手机里的电一定要节省着使用,万一今天一整天都不来电,手机没电的话就会与外界失联。

    好在她喜欢在泡澡的时候点香薰蜡烛,她在家里屯了很多手工香薰蜡烛。

    她准备去找些香薰蜡烛来照亮。

    时稚转身时手指不小心碰到了季言睢的手指,发现季言睢的手指冰凉。

    家中停了电空调不再工作,外面还下着冰冷的暴雨,现在正值四月初,屋内的温度可想而知。

    就连她自己都觉得冷,没盖被子在沙发上睡觉的季言睢怎么可能会不冷。

    时稚停下动作后问道:“季言睢,你冷吗?”

    季言睢摇摇头,他并没觉得多冷,可能是刚才睡着了导致体温有些偏低。

    看着时稚裸露在外的皮肤,季言睢此时并无半分其他心思,只是关切地说:“芝芝,你去换一件厚一些的衣服吧。”

    “嗯,”时稚轻轻点头,“我去找蜡烛,你等一会儿。”

    过了一会儿时稚找出一堆味道比较淡的蜡烛,点燃后柔和的烛光赶走了屋子里的黑暗。

    季言睢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条毛巾,他温声道:“头发不擦干容易感冒,我帮你擦头发。”

    时稚有些不自在地抿抿唇,小声说:“我自己来吧。”

    然而季言睢这个时候却很强势,他拉着时稚的手走到单人沙发旁,让时稚坐在沙发上。

    他站在沙发后面用整条毛巾包裹住时稚的头发,动作温柔地为时稚擦头发。

    房间的温度依旧很低,时稚却觉得她身体的温度开始上升,被季言睢不小心碰到的耳朵总带着丝丝的麻意。

    安静的房间只有季言睢为时稚擦拭头发的声音。

    时稚不自觉地想起了当年在学校的时候,有一次她和季言睢在校园里牵手漫步,那天并非阴天只是天气预报说有阵雨。

    他们出来的时候还晴空万里,十分钟后就乌云密布。

    雨说下就下。

    瓢泼大雨倾盆而下,他们两个都顺利的成为了落汤鸡。

    跑到能避雨的地方后,季言睢伸手为她擦脸,那一刻的温柔就像是现在一般,让她心生悸动。

    时稚垂下眼眸,默默地告诉她自己,现在的一切都不是真实的。

    她不能沉迷在季言睢的温柔中。

    ……

    这次停电的时间并不长,半个小时后就恢复了供电。

    时稚最终决定答应与影视公司的负责人面谈,不管这个影视公司是因为什么原因看上她的漫画,只要他们是真心喜欢她的漫画,并想认真地将她的漫画拍摄成影视,她就会答应签约。

    反之,他们若只是奔着季言睢来的,根本不在意她的漫画,那么她便不卖给他们。

    想通了之后,时稚又给版权编辑蒹葭打了电话,将她的想法表明后,蒹葭表示她再去沟通,晚点会将沟通结果告诉她。

    和编辑沟通结束后,一整个下午时稚都沉浸在画漫画之中。

    不知为何,今天她的灵感十足,就连从中午开始就一直下个不停的大雨都被她忽视。

    时稚工作起来废寝忘食,一直到晚上七点半,她才想起家里还有一个等待投喂的病人季言睢。

    她从程橙卧室出来后才发现季言睢正在厨房做饭。

    季言睢做饭不如时稚有天赋,做出来的饭菜只是寻常味道,但时稚却吃得津津有味。

    饭后,时稚想到她已有灵感还没有画完的漫画,决定继续工作。

    第二天早上,天空依旧不见晴。

    时稚起床后看着在跑步机上跑步的季言睢,怕他今天依旧不愿意离开,叮嘱道:“你现在给周浩打电话让他来接你吧。”

    季言睢:???

    昨晚睡觉之前还好好的,怎么一觉醒来时稚就要赶他离开?

    季言睢面露不解。

    他深深地看了时稚一眼,眼神中带着些许委屈。

    他自认经过这两天的相处,时稚与他的关系迅速回暖。

    可一觉醒来,时稚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让他离开。

    “你别多想,我闺蜜今天要回来了。”

    季言睢听到时稚的解释后微微一愣,他倒是忘记了住在这套房子的时稚闺蜜可能会回来的问题。

    那时稚赶他离开这件事可以理解。

    时稚站在阳台上看着天空的乌云一边伸懒腰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道:“不让你离开,难不成要让你一个大明星要睡沙发?”

    季言睢有些意动。

    只要能和时稚继续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就算是睡地板他也愿意。

    “可以。”

    时稚:???

    她真想让季言睢不要这么恋爱脑,他还记不记得他是个高冷禁欲的男神人设呀!

    “你可以我不可以,”时稚瞪圆了眼睛,“我怕你吓到我闺蜜。”

    “唉。”季言睢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这次他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了。

    他有些失落地说:“你闺蜜回来之前我就离开。”

    时稚点点头,忽然想到程橙反复叮嘱她的事。

    “对了,一会儿你让周浩来接你的时候带两张签名照来。”

    季言睢挑眉,他整个人都是时稚的,时稚完全没必要珍藏他的签名照。

    时稚要他的签名照一定有原因……难道时稚的哪个朋友是他的粉丝?

    “送朋友?”季言睢问道。

    时稚诚实地点点头,没好意思说签名照是要送给闺蜜的,毕竟刚才她还声称怕季言睢吓到她的闺蜜要求季言睢离开。

    “你这个朋友若是关系好,我可以陪你去见见他,身为你的男朋友,我早就应该请你的朋友们吃饭了。”季言睢温声提议道。

    时稚毫不留情地说道:“季言睢,请注意你的身份,你现在只是个追求者而已,按理说,你是没有资格请我的朋友们吃饭的。”

    季言睢:“……”

    好的,他记得了。

    消化好时稚的话之后,他态度颇好地对时稚是:“芝芝,我记得你应该有拍立得吧?”

    时稚点头。

    她瞬间明白了季言睢的意思,起身去她的卧室里寻找拍立得。

    这个拍立得还是她和季言睢没分手的时候季言睢送她的迟来的圣诞节礼物,因为那个圣诞节他很忙一整天连给她发个消息的时间都没有。

    当时他们约好寒假一起出去旅游,并用拍立得将他们的甜蜜回忆全部拍出来。

    可惜拍立得有了,旅行却并未实现。

    他们分手后,时稚拉黑了季言睢,但礼物是无辜的,他们在一起时季言睢送给她的所有礼物她依旧保存着。

    时稚从房间里翻出了这个依旧保存很好的拍立得。

    她伸手将拍立得和签字笔一起递给季言睢,季言睢却没有接。

    “芝芝,你拍吧。”

    时稚想了想便收回了手,相信程橙收到她亲手拍摄出来的签名照一定会更加高兴。

    她打开拍立得,看着屏幕中的季言睢,时稚不得不感慨明星和普通人之间的差距确实大。

    季言睢只是随意地站在那里,拍出来的效果却堪比杂志封面。

    连续拍了几张效果非常好的照片后,时稚满意地点点头。

    她对季言睢说道:“你再拍张大头照。”

    季言睢向来不会拒绝时稚的要求,但他并不擅长自拍,于是他将拍立得怼在自己的脸随意地拍了一张后看向时稚。

    “芝芝,你过来。”

    时稚闻言走到季言睢身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划过疑问。

    “咱们拍张合照好不好。”

    听到季言睢的话,时稚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季言睢揽在身前。

    季言睢开始倒数“3,2,1……”,时稚下意识地露出一个标准假笑,并比了一个“yeah”。

    “咔嚓”一声,季言睢按动手中拍立得的快门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