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身为恶魔的我只好努力攒灵魂了 > 正文 16 献祭!厄运流转!
    对于林尘来说,他一开始的目标就是吉星。

    因为拿到了吉星的他,就像是多了一道保险。

    多了一道防止自己突然暴毙的保险。

    关于吉星可能转变成灾星的问题。

    在林尘看来也很正常,收益和风险总是相关的。

    想要避免即死可能,那么就得承担它所带来的的风险。

    况且林尘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那就是找到拥有同类型能力的神眷者。

    然后通过掠夺夺取能力来补充吉星使用次数或是促使吉星进阶。

    至于娜塔莎所承诺的全力支持,只是个添头罢了。

    综上考虑之后,林尘点头答应道:

    “可以。”

    随着林尘话音落下。

    一张古朴的羊皮纸自虚空中凭空出现。

    林尘也毫不避讳地将其展示给娜塔莎看。

    “这是经由神明认同的契约书,有了这东西的约束,任何人都无法违约。

    因为违约的代价将是死亡。

    所以把你的手给我吧。”

    娜塔莎既然下定了决心,自然不会反悔。

    她果断地伸出自己的小手放在了林尘的掌中。

    林尘握着娜塔莎柔若无骨的小手,心中一荡。

    但还没等他心里有任何的旖旎心思升起。

    一股强烈的波动就从娜塔莎的手心中传来。

    咕咚!

    一声并不存在的吞咽声在两人的耳边响起。

    娜塔莎惊喜地发现困扰她很久的吉星能力真的消失不见了!

    但是对面的林尘却依旧皱着眉头。

    因为他再度听见了那不可知魔神的声音。

    契约者,献祭你的能力吧!你将得到更好的赠礼!

    很显然,他想要林尘献祭刚得到的吉星能力。

    可是一个C级能力而已,为什么会引起魔神的注视?

    林尘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魔神虽然百分百是一个黑心的商人,但是他从未撒谎过。

    这么说来,真能用有风险的吉星去换一个更好的东西?

    林尘稍稍犹豫后,还是答应了下来。

    “好。”

    话音刚落。

    林尘眼前景色一变。

    仿若置身在一个燃烧着黑火的黑暗空间之中。

    在火光的照耀之下。

    林尘隐隐能看见在那天地的尽头。

    有一尊顶天立地的魔神伸出了他的手指向着林尘所在的方向轻轻一点。

    咚!

    林尘感觉到流淌在自己血脉中的某些东西似乎被置换了。

    献祭选项已开放。

    等他再回过神来。

    眼前的幻象早已消失不见。

    面前只剩下那个睁着大眼睛好奇看他的娜塔莎。

    林尘什么也没有解释,借口上厕所,就向卫生间冲去。

    “喂!等等,别进去!”

    林尘忽略了娜塔莎有些焦急的阻拦声。

    进门之后直接反锁上了门。

    然后双手撑在那精致的洗手盆上仰头往镜子里望去。

    镜子里男人的脸上拥有着像干涸大地般的裂纹。

    但这丝毫影响不到他帅气的颜值,反而更是给他增添了一点神秘感。

    不过林尘的目光完全不在自己的脸上。

    他的全部目光都在凝视头顶那有着旺盛橘红色烈焰的面板上。

    在那里,赫然多出了一个新的能力。

    厄运流转:B!

    效果:自行吸收附近即将发生的厄运,储存的厄运不可替换,但可进行释放。

    上限:5。

    ……

    B级能力!

    吉星的升级版?!

    看这技能描述,似乎确实变得更棒了!

    虽说能吸收的厄运次数变少了,而且不能自主选择所吸收的厄运。

    但是只要用好了这个技能。

    就等于是五次厄运诅咒或是五次不死之身!

    拥有了这技能的林尘容错率大大提高。

    唯一需要担心的只有那些能碾压自己的对手。

    只是面对那些家伙的时候。

    别说五次不死,就是五十次不死都不够用。

    这些不会出现在冠军游戏中的家伙自然不在林尘的考虑范围内。

    反正今天的林尘比昨天的林尘更强就够了。

    那样,他想做的事,把握又多了几分!

    在确认了身体发生的变化后。

    林尘正准备开门出去。

    突然感觉手中的触感有些不对,视线随之往下望去。

    这才发现自己的手居然按在了一颗奇怪的拥有绒毛的粉红色椭圆形物体上。

    联想到刚刚娜塔莎有些羞怒的叫喊声。

    林尘立即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有些悻悻然地洗去了手上沾染的白色液体。

    然后对着镜子深吸一口气。

    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样子走了出去。

    在门外的娜塔莎正脸色微红地坐在沙发上。

    她有些坐立不安地望着走出来的林尘。

    等发现林尘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异样。

    心中这才微松了一口气。

    看起来林尘什么也没有发现,那就好。

    要是被林尘发现她的秘密,那她岂不是要社死当场了。

    但是林尘的下一句话却令娜塔莎全身石化。

    “好了,我这方面的交易内容结束了,你可别忘了你的承诺。

    对了,你放在洗手台边的洁面仪没洗干净,我刚不小心摸了一下。

    全是遗留的洗面奶,这使用完后不洗干净的习惯可不好。”

    说完后,林尘摇着头就拉开门离去了。

    每次见娜塔莎时她都是很精致的洋娃娃模样。

    没想到在这背后却有着一些不好的生活习惯。

    刚刚在卫生间里,林尘其实还瞥到了随意丢在地上的内衣物。

    只不过处于非礼勿视的原因。

    林尘可没有多看。

    这他可以发誓,他连那内裤上有一个可爱小兔兔的事他也不知道。

    砰!

    直到房门关闭的声音传来。

    仿佛被施展了静止魔法的娜塔莎这才回过神来。

    随后立即把通红的面孔埋在了抱枕下面,发出了意义不明的尖叫声。

    片刻后。

    娜塔莎顶着满头的填充物出现在了卫生间里。

    面无表情地将里面的东西全扔进了垃圾桶中。

    真是该死!

    谁TM知道来这谈正事的林尘会未经允许就闯进卫生间这种隐私的地方啊!

    都怪林尘来得时间点太过于巧妙。

    导致她一切都还来不及收拾!

    娜塔莎鼓着小脸。

    盘腿抱臂坐在藤蔓编织的小床上生着闷气。

    而她所生闷气的对象却在走廊上撞见了那个妒火中烧的家伙——贝塔曼。

    贝塔曼的眼里简直要喷出火来,他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问道:

    “你在她房间里做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