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谨遵长公主之令 > 正文 第13章 第13章
    盼秋的动作很快,陈媛刚到后殿时,她已经准备好干净的衣裳和绣鞋等着了。

    脱鞋时,陈媛稍顿,她低垂眼睑,视线落在细白的脚踝上,又想起在大殿时,霍余不顾场合就蹲下替她擦鞋的场景。

    陈媛抿唇,委实有些搞不懂了。

    这些世家子弟不都是极为看重脸面吗?似乎让他们低个头就如同折辱他们一样。

    这霍余怎么不按常理出牌?!

    她想不明白,就只好将霍余的不对劲抛在脑后。

    宫人打了水来,陈媛擦了番身子,才觉得舒爽许多,她以手托腮,似乎有些心不在焉的。

    盼秋看在眼中,低声询问:

    “公主是不是在为霍大人苦恼?”

    陈媛仿佛被猜中心思般,颇为恼怒:“我有什么好苦恼的?!”

    “他自己蹲下来要给我擦鞋,又不是我逼的!”

    话落,陈媛就抿紧了唇瓣,脸色稍许难堪下来。

    适才的她就好像在无力辩解一样。

    等陈媛回到太和殿时,才察觉众人若有似无朝她和霍余打量过来的微妙视线,让陈媛颇为烦躁。

    但陈媛表面却很是平静,甚至她还抬头看回去,但凡接触到她视线的,都立刻垂头喝酒或和偏头和身边人说谈。

    陈媛心中轻呵,真当谁都能看她笑话?

    不过这次的万寿节让陈媛甚不自在,等宴会散后,陈媛一改往日会在皇宫留宿的习惯,早早就出了宫。

    往年,她都会在宫中陪同陈儋用晚膳,亲自替陈儋庆生后,待翌日再离宫。

    但陈媛万万没有想到,等她刚到府邸,还未到一个时辰,徐蚙一就进来禀告:

    “公主,霍大人在外求见。”

    陈媛蹭得从软榻上起身,瞪圆眸子:“他来做什么?!”

    徐蚙一摇头,表示不知。

    陈媛拧起细眉,小声嘀咕:

    “他还真赖上了我不成……”

    不等徐蚙一听轻,陈媛就颔首:“让他进来。”

    霍余明显回府重新换了身衣裳,湖蓝色的花样绣纹长袍将他冷肃的脸庞衬出一分清隽来,他进来,就躬身行礼,腰弯得很低。

    陈媛眸色轻闪。

    陈媛有时会想,霍余管束她,这么令人厌烦,为何她还从来对霍余不会生出不喜?

    现在陈媛方才有了答案。

    明明在太和殿时,陈媛是轻恼霍余的。

    但霍余好像很清楚这一点,出了皇宫,就立刻来给她赔罪。

    没错,的确是赔罪。

    霍余很清楚她喜欢什么,所以,哪怕他平日喜欢一身玄色长袍,来见她时也要特意换身衣裳,恰到好处地挠到她的心痒处,然后毕恭毕敬地让陈媛没有了一丝火气。

    陈媛捻了捻手帕,她在想,她何时在霍余面前泄露了那么多喜好?

    但百思不得其解,她很确定,在霍余凑上来之前,她和霍余并无交情。

    霍余仿佛天生就会讨她欢心般。

    不然他做的那些事,换到另一个人身上,恐怕早就折腾得没了半条命。

    陈媛低敛眼睑,轻哼了声:

    “你来干嘛?”

    说话的同时,陈媛朝盼秋轻颔首,不消须臾,寝殿内就剩下了她和霍余二人。

    似乎在传递什么信号。

    霍余垂下头,只觉得心中一颤。

    前世就是如此,她想让他主动亲近她时,就会将所有奴才都退下。

    好似怕他觉得难堪,在替他做遮掩般,哪怕后来霍余心甘情愿亲近她,陈媛也依旧没改过这个习惯,让霍余轻而易举地心动。

    陈媛就见霍余动了,他没回答她的问题,只坐到了她旁边,敛眸不语地剥了颗葡萄亲自喂她,动作自然地似乎做过千万遍一样。

    陈媛些许茫然。

    霍余抬起头,眼神平静中似乎还透着困惑,像是在不解她为何不动。

    陈媛捏了捏手心,她有些没好气地想,他怎么好意思困惑的?

    他们二人之间,不对劲的那个人应该是霍余吧?

    为什么他做这种容易令人遐想的伺候举动,都不会觉得难为情?

    陈媛颇为纳闷地含下葡萄,等她要找东西吐籽时,霍余已经将手伸到她跟前了。

    陈媛一顿,才将葡萄籽吐出。

    霍余还要再剥,陈媛立刻阻止了他:“等一下!”

    霍余顿了顿,不解:

    “公主不爱吃葡萄吗?”

    他记得葡萄和荔枝都是陈媛常备在府中的水果,霍余拧眉暗想,难道这个时候的陈媛还不喜欢葡萄?

    陈媛哑声。

    这和葡萄有何关系?

    她没好气地白了霍余一眼:“你还未回答我,你来做什么?”

    霍余一顿,将手擦净,头也不抬地说:

    “赔罪。”

    陈媛看着他的动作,刹那间忽然有些了然霍余口中的赔罪是何意思。

    陈媛轻扯唇角,浑身的不自在顿时褪去,她落下视线,不紧不慢地说:

    “在殿中,霍大人也是一片好心,岂用赔罪?”

    霍余板平了唇,他些许茫然。

    陈媛不高兴了,不然不会叫他霍大人。

    他又做错了什么?

    霍余垂头,掩住眼中的沮丧和委屈。

    他觉得这一世的陈媛好难伺候,明明前世都是她故意这般折腾他,如今被他拿来讨好她,她居然还不高兴。

    他听见陈媛说:“还有霍大人权高位重,是要忙碌国家大事的,这些端茶倒水伺候的活计不适合霍大人。”

    霍余听得刺耳,还有一种被陈媛推远的心慌,让霍余脱口而出:

    “可我又不伺候旁人!”

    陈媛一顿,就见霍余倏地抬头和她对上视线:“这世上,唯一能让我毫无怨言低头的只有公主。”

    连圣上都不行。

    若非陈媛,他岂会让霍家交权?

    他深知前世事,想要避开霍家的祸端何其容易?

    可是霍余知晓,一旦他有不臣之心,他和陈媛就绝无可能。

    他守着她的灵柩足足二十年,同样也为她守着这陈家的天下足足二十年,二十年的孤寂他都生生熬过来了,岂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和她之间再无可能?!

    霍余的语调平静,似乎只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但陈媛却不会忽视他眼中的认真和执拗。

    陈媛有片刻心惊,遂顿,才反应过来他的话。

    什么叫他又不会伺候旁人?!

    陈媛端起杯盏,想要喝口茶冷静一下,却被霍余伸手挡住,陈媛抬眸看过去。

    霍余将杯盏夺下,沉声道:

    “茶凉了,我给公主倒杯热的。”

    说着,他动作不停地换了茶水,即使他情绪低落,依旧记着陈媛娇气素来不碰凉茶这件事。

    陈媛觑了眼霍余,才接过杯盏,同时,她拧眉似有些烦躁:

    “你做甚这副表情?若叫人看见,还以为我欺负了你!”

    霍余只看了陈媛一眼,就低垂下眼睑,不说话。

    前世今生,她难道不是一直在欺负他吗?

    不知为何,陈媛在对上霍余的视线时,竟有一丝心虚。

    遂顿,陈媛有些轻恼。

    在陈媛看来,明明两人相处间,都是她被气到的次数多些。

    她何时欺负霍余了?不让霍余端茶倒水,难道不是为了霍余好吗?

    陈媛理直气壮,狠狠瞪了眼霍余,轻呵:

    “我瞧你根本不是来赔罪,而是来故意气我。”

    霍余不说话,却是在无声地反抗。

    陈媛噎住,心中犯嘀咕,闷葫芦,真不讨喜。

    午时宴会,等众人敬完酒水,饭菜都凉了,吃着难受,几乎参加宴会的人都只会吃些糕点充饥,一回府,陈媛就吩咐人准备膳食。

    盼秋询问时,陈媛觑了眼霍余,赶人:

    “我要用膳了。”

    霍余低声说:“我刚出宫,就来了公主府。”

    换而言之,他也还未用膳。

    陈媛震惊于他的无耻,他是来赔罪的,还是来蹭饭的?

    霍余茫然地对上陈媛视线,陈媛懒得和他多说,偏过头无奈吩咐:

    “给霍大人也备双碗筷。”

    盼秋似乎愣了下,才应了下来。

    很快,婢女就将膳食呈上来,五菜一汤,若只陈媛一人用膳,自然是吃不完的,但依着她的身份,霍余心知肚明,甚至都可以说陈媛勤俭持家了。

    霍余并无意外,陈媛的衣裳用物皆为名贵,但在膳食一处,她似乎从来不会铺张浪费。

    哪怕用不完,她也只会赏给下面的人。

    霍余知晓她为何会如此,新帝刚登基时,朝内百废待兴,底下穷苦百姓无数,陈媛那年曾出过长安一趟,亲眼见过那些浑身骨瘦嶙峋,却为一块馒头就跪地叩谢的百姓。

    吃喝用度皆奢侈是陈媛骨子里养成的习惯,没见过贫苦的人,很难要求他们感同身受。

    可霍余知晓,陈媛和圣上许是有私心,但真心想让百姓过得好的这一点不可忽视。

    圣上能在金銮殿上,为国库空虚而当朝落泪,为百姓生计不惜形象故装可怜,在面子大过天的皇室,又有几人能做到?

    见霍余对膳食没露出异样,陈媛多看了他一眼。

    陈媛还记得,侍郎的小公子曾在她用膳时,眉眼错愕,差些惊呼出公主用膳怎可如此简陋?

    徒令人烦躁。

    陈媛其实没有霍余想得那么多心思,只是觉得膳食不同衣裳可来回多穿,公主府不可能出现隔日的膳食,她既用不完,又何必浪费?

    她既然奢侈,就不会惺惺作态地给自己添上勤俭的美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