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她们现在是在外面,四周还有许多围观的人,并不是聊天的好时候。

    直到警方把吴宇林带走,法医把见义勇为的男孩许易带走,围观者也散去,白悠悠这才抱住温欢年的胳膊,道:“小年,你快跟我说说,刘灿灿会怎么样?”

    她顿了顿,又道,“对了,刚刚那个骂你神经病的女孩子叫什么名字?”

    温欢年道:“她叫广涟茹,是我们隔壁大学的学生。”

    白悠悠脸上顿时露出一言难尽的神色:“她还是个大学生呢,居然这么没素质!”

    温欢年看她一眼,道:“刘灿灿也是大学毕业。”

    白悠悠:“……”

    黎念和欧阳彤也都觉得有些无语。

    什么时候大学生变得这样自私自利了?

    温欢年拍拍她们的肩膀,道:“这跟是不是大学生没有关系,有些人本性自私歹毒,就算是读到博士也没法让他们变好。”

    这倒也是!

    白悠悠不由想起了季亮,皱眉道:“我之前还觉得季亮已经够自私和奇葩了,没想到刘灿灿和广涟茹也很奇葩。”

    温欢年耸耸肩,道:“放心吧,不管是季亮也好,还是刘灿灿和广涟茹也好,他们都会有报应。”

    白悠悠摇晃着她的胳膊:“你快说说,刘灿灿和广涟茹会有什么报应?”

    欧阳彤也有些好奇道:“不管怎么说,刘灿灿都是受害者,而广涟茹更是个路人甲,她们只要不作死,应该不会有事吧?”

    按照因果循环来说,虽然见义勇为的英雄许易是因为救刘灿灿而死,但了刘灿灿没有自己动手,且她主观上也没有杀害许易的意思,应该报应不到她头上。

    至于广涟茹,就更没有因果关系了,毕竟她只是开口替刘灿灿说了几句话

    温欢年卖了个关子,道:“你们等着看吧,再多一周,她们就会出事。”

    白悠悠三人面面相觑,好奇心被提到了。接下来一周,温欢年忙着课业,白悠悠三人是艺术生,并不是很忙,一直在关注这个案子。

    她们除了密切地关注吴宇林那边审判的进展,也关注着刘灿灿和广涟茹的动静。

    当然,她们也没忘记见义勇为的许易,周末她们一起去见了许易的父母,不但在金钱上给与帮助,甚至还请了人照顾许父许母。

    白悠悠从许家回来后,忍不住叹气:“许易家里比较穷,他又是独子,他的离世对他父母造成的伤害太大了。”

    不过,虽说许易家庭条件不好,但他的三观却很正。

    可惜他见义勇为,却没有换来刘灿灿的感激。

    前两天许易举行葬礼,刘灿灿和她家里人都没露面,甚至连一句感激的话都没有。

    欧阳彤最是感性,轻声道:“我已经央求我爸妈多留意许家叔叔阿姨的情况,如果叔叔阿姨遇到困难,我们家肯定会出手相助。”

    黎念道:“我也跟燕大哥说了,燕家正好有分公司在那边,跟当地一些部门的关系都不错。”

    像许易父母这样失去独生子女的家庭,国家肯定会给与帮助。

    但白悠悠几人还是担心许父许母受的打击太大,于是都自发地去帮助许父许母。

    毕竟她们家庭条件都很好,既能出钱也能出力。

    温欢年正好背着书包回宿舍,听见她们的议论,道:“我也叫我名下的基金关注许家叔叔阿姨的情况。”

    白悠悠保住她的胳膊:“我们家小年就是心善。”

    温欢年好笑地刮刮她的鼻子:“你们比我做得更多,比我更善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