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宇智波三当家今天也在拯救世界 > 正文 第39章 蜻蜓点水
    千手桃华虽然外表是一个成熟的御姐,平时作风看起来就是个豪爽的大姐大,但是私下里人又八卦,又富有少女心。

    现在,当她看到村子里目前最强战力们出去了一夜带回来的巨大毛绒绒的时候,她的眼睛刷的一下,亮的惊人。站到千手扉间、千手柱间两兄弟身边,眼睛却直勾勾地盯着大狐狸,脚下是一步都挪不动。

    “族长大人。”

    与她相比,宇智波火核就正常了许多,他三两步上前,向宇智波斑汇报了四人走后,村子里发生了什么。

    事发突然,四人走的匆忙,不过好在宇智波还有宇智波泉奈坐镇,千手桃华也能管得住千手一族的忍者,所以四人离开后,村子只是因为之前突如其来的攻击而陷入短暂的陷入混乱,之后很快就井井有条的全面戒备起来。

    不过,也是因为事发突然,各方势力埋伏在附近的眼线还没来得及将木叶遇袭的情报发出去,就被宇智波泉奈派出去的人尽数解决了,所以直到现在局面还是一片安稳。

    等到这四个人回来,那就更没问题了。

    ……

    “扉间扉间,”那边宇智波火核在向两族族长汇报,这边千手桃华眼神火热地盯了会毛绒绒,罪恶的爪子蠢蠢欲动,“我可以摸摸他吗?”

    千手扉间斜她一眼,眼神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千手桃华撇撇嘴,她就知道千手扉间这混蛋放不出什么好屁,于是她眼珠子一转,小步挪到宇智波朔月身边,正打算和宇智波朔月打听大狐狸的来历,就听到大狐狸发出一声震耳欲聋怒吼。

    不知道是不是千手桃华的错觉,她总觉得大狐狸的怒吼声表面上充满杀气,但是更多的是掩藏不住的委屈。

    “九喇嘛——”

    宇智波朔月被大狐狸吼完,一抬头就看到九喇嘛转动巨大的身体打算掉头走人的样子,急忙喊他。

    “哼——”九喇嘛一个冷哼,仰头,“本大爷没打算走。作为高贵的尾兽,本大爷说话算话,跟某些卑鄙的人类不一样。”

    大狐狸走了几步,没回头,却是小声地解释了一句,

    “这里太小了……”

    尾兽身型巨大,每迈出一步就会产生巨大的动静,纵使九喇嘛已经足够小心,还是在茂密的森林中踩出几个脚印大坑,接收到宇智波斑无声的眼神。

    大狐狸在木叶众人惊叹的眼神中逐渐远去。

    大筒木一式来得突然,下线的也很快,徒留下一地鸡毛。

    不过托他的‘福’,木叶或者说忍者们正式见识到了尾兽的力量。

    好不容易顶头上司们都回来了,木叶大大小小的管事人纷纷上前,簇拥着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往办公楼走去。

    这就是肩负了所有人未来的首领,大半夜被吵醒,打了一晚上的架,回来还不能休息,要处理一堆事物,为未来指明方向。

    看着就好累……

    人群中的宇智波朔月面无表情地想,他以后绝对不会当什么村长。

    ……

    带着四人回到南贺川之后,宇智波朔月还记得他今晚,不应该说昨晚原本的目的。

    经过月球的时空间传送点的时候他不着痕迹的用‘神无月’探查过,确认这个落脚点大概是被月之忍废除了。

    虽然时空间传送点废了,但是既然已经知道了对方的存在和一些手段、信息,那么再找到传送通道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

    甚至,宇智波朔月还有种某名的直觉,只要自己想似乎随时都可以开启地球通往月球的通道。

    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自己似乎对时空间的理解更加深刻,对时空间的掌控也更强大了。

    借着人群的掩饰,宇智波朔月低头隐晦地看向左手手心,那里有一小块黑色菱形印记,大概就是大筒木一式口中的‘楔’了。

    不知道‘楔’的具体效果,始终是个隐患……

    宇智波朔月垂下手,一边思索一边随着众人向村子里移动,突然被人拉住手腕,宇智波朔月一惊。

    虽说他在走神,但是他对周围的感知并没有减轻多少,居然有人可以站到他这么近的地方还没被自己发现。

    宇智波朔月回头,本以为会看到自己的两个哥哥之中的一个,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头与众不同的白毛。

    千手扉间一直放了一半多的注意力在宇智波朔月身上,所以没有错过他借着人群遮挡观察左手的样子。

    此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两个族长身上,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忙的不可开交,也没空注意周围。

    千手扉间拉着人慢慢坠到队伍尾端。

    等到周围没人了之后,千手扉间手上微微用力,掰开对方的左手,观察了一会那个菱形印记,看不出什么,千手扉间还摩挲了几下,用上了查克拉感知依旧一无所获。

    最终只能得出这东西现在应该是处于休眠状态,再具体的情况依然是一头雾水。

    “虽然当时情况比较混乱,阿尼酱他们到的晚,什么都不知道——”

    千手扉间在宇智波朔月面无表情地盯视下放开他的手,垂下的手指指尖无意识地互相摩挲了几下,面上依旧冷静地和宇智波朔月继续着对话,

    “不过,这事是瞒不住的。”

    宇智波朔月抽回手,沉默的点点头。

    以前的时候还好,他和千手扉间各取所需,利益交换、你来我往相处的很自然。

    可是自从昨晚之后,宇智波朔月不知道怎么,只要和这家伙单独相处,就会浑身不自在。

    再看看面前这人,说话条理清晰、神情自然,和之前相比除了眼神中总有点宇智波朔月说不上来的东西,和以前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这么一想宇智波朔月就某名有种自己输了的感觉。

    奇怪的情绪如同蜻蜓点水,一闪而过,宇智波朔月又恢复了一贯无波无澜的心态。

    千手扉间的话是没错的,可是……宇智波朔月本能地不想让兄长们为自己担心。

    “呼——”千手扉间看出宇智波朔月的犹豫,轻轻叹了口气,体贴的没有逼他,

    “之后如果觉得身体哪里不舒服,或者很舒服,总之,只要觉得哪里不对都要告诉我,知道了吗?”

    说完,千手扉间对宇智波朔月露出一个并不多柔和但是莫名温柔的笑,揉揉他的脑袋,先离开了。

    宇智波朔月微愣,旋即抬手,冷着脸整理被某人弄乱的头发。

    ……

    ——————————

    “啊———胃痛———胃,胃好痛—————”

    阎魔厅,休息时间趴在桌子上腆着脸凑着头和鬼灯一起看直播的阎魔大王捂着肚子倒在桌子上,嘴里不断呼喊这,脸上却荡漾着奇怪的笑容。

    嘴角逐渐与太阳肩并肩jpg。

    “阎魔大王……你怎么了?”

    被无良上司打发过来给鬼灯送金丹的桃太郎一进门就看到阎魔大王这幅奇怪的样子,再看看鬼灯大人,一脸冷漠、无动于衷地站在净玻璃镜之前,连个眼神都欠奉。

    “不知道,大王最近经常这样。”路上凑巧遇到就一直跟着桃太郎的小白歪头想了想,果断道。

    “我知道我知道!”

    正好捧着文件的唐瓜和茄子从小门走进来,茄子举起手,笑的特别天真烂漫,“阎魔大王现在的样子和我妈妈在家看肥皂剧的状态一摸一样!”

    唐瓜一拍脑门,就知道笨蛋茄子不会说什么好话,他死鱼眼,“我想伯母一定不想自己在家的状态被你这么大咧咧地说出来……”

    “鬼灯君,鬼灯君——那孩子好像很苦恼啊,你不去开导开导吗?”有这几个小家伙打岔,阎魔大王终于脱离了那种奇怪的状态,他撑着下巴对着鬼灯道,“之前不是有人拜托你的吗?”

    “我又不真是保姆,”鬼灯用金鱼草圆珠笔抵着下巴,正在认真看直播,听到阎魔大王的话一个咋舌,想也不想的拒绝,“自己独立思考、为之烦恼也是成长的中重要一环。”

    “其实是因为最近工作突然变多了,你忙很烦躁吧。”

    阎魔大王接过唐瓜和茄子递过来的文件,在桌子上放好,顺势趴到桌子上,怂怂地看着随着自己的小声吐槽而逐渐冒黑气的鬼灯。

    “怎么会,我爱工作。”地狱第一鬼神露出他独有的充满‘核善’气息的笑容,说的斩钉截铁,“工作是我最大的兴趣爱好。”

    周围人被他恐怖的气势吓到瑟瑟发抖,桃太郎更是苦着脸,想到走之前白泽特别明媚的笑脸,心中暗骂,那个白痴神兽,该不会是算到鬼灯大人最近心情不好所以才和自己打赌,输的人来送药材吧……

    好在,一说到工作,鬼灯的注意力立刻就转移走了,旁边的阎魔大王悄悄擦了把汗。

    “只不过新接入的世界确实有点问题……”

    鬼灯随手拿起唐瓜和茄子新送过来的文件中的一个,打开,越看眉头皱的越紧,

    “近百年怎么突然冒出这么多死于非命的人,据亡者所说大家都是被所谓的‘鬼’吃掉的人。”

    深吸一口气,鬼灯把卷轴重新卷起来,看向很快和桃太郎问候起白泽君最近过的怎么样的阎魔大王。

    在他的死亡视线下,阎魔大王小心翼翼地坐端正。

    “就是因为大王总是这个样子,我才会这么忙的。”

    鬼灯叹口气,看向小门方向,四个抱着高度远超身高的文件堆的阎魔厅工作人员正向这里走过来,

    “好了,休息时间结束。之后我还要抽出时间去那个世界视察,大王给我抓紧工作,再让我看到你摸鱼————”

    鬼灯抓起靠在阎魔厅大桌子边的狼牙棒,随手一扔。

    “轰——”

    一声巨响,狼牙棒直直插进四人合抱的柱子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