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囚金枝 > 正文 第67章 揭穿(修)
    清晨的薄雾一点点透进来,裹挟着一丝凉意,一点点拂过那光裸的玉臂,柔嘉瑟缩了一下,慢慢睁开了眼。

    “醒了?”

    萧凛正在穿衣,动作放的很轻。一回头看见她睁开了眼,抬手将那被吹开的窗子关了上去。

    “是要下雨了吗?”

    柔嘉偏头,只见窗外浓云堆积,明明时候已经不早了,但天色阴沉的倒像是仍在夜晚一样。

    “嗯,大约会有场大雨。”萧凛看着那黑沉沉的天幕顿了片刻才开口道。

    柔嘉点了点头,仍是有些困倦。

    “困就再睡会儿。”萧凛坐到她床边,搭上她的肩,“朕待会儿让萧桓来见你,你今日好好待在这里,哪儿也别去。”

    他今日实在是温柔的不像话,柔嘉躲开了他的手:“时候不早了,你快走吧。”

    她侧着身躺着,萧凛目光扫过她婀娜的身材,落到那小腹上,顿了片刻才移开视线:“那朕晚上来看你。”

    柔嘉心里格外的乱,胡乱点了点头,他才终于离开。

    人一走,柔嘉假寐的眼慢慢睁了开,一低头颤抖着手,慢慢搭上自己的小腹。

    这里仍是很平坦,完全看不出半点不同寻常。

    可念头一起,柔嘉愈发觉得里面装了个东西。

    隔一层肚皮,仿佛能感受一点些微的跳动。

    指尖一蜷,柔嘉像受了惊一般,连忙收了回来,心情格外复杂。

    她从未想过自己会有孕。

    万一这肚子里真的有了孩子,便是舅舅的冤情昭雪了,皇兄还会放她走吗?

    就算会放她走,那孩子呢?

    这是皇嗣,他绝无可能让皇家血脉流落在外,那她和孩子必然要分开。

    可若是留在宫里,这孩子怕是也只能像她一样,继续过着这种暗无天日的生活。

    柔嘉抱着膝,心口一阵阵地发闷,惊愕,担心,恐惧缠绕在一起,她实在不知道该拿这个孩子怎么办才好。

    拧了拧凉帕子,用力地擦了擦脸,柔嘉整个人才清醒了一点。

    桓哥儿快来了,她总不能以这么一副憔悴的样子去见他。

    柔嘉尽量抛开了纷繁的思绪,拣了件鲜亮的衣裳换上,又把前些日子替他做的祛蚊的香囊拿了出来,一个一个整齐地收好,只等着他过来。

    然而时辰一点点的过去,眼看天色越来越阴沉,时候已经差不多了,那门外还是毫无动静,柔嘉慢慢有些坐不住。

    难不成是皇兄中途反悔了?

    还是中途遇到什么岔子了?

    柔嘉踱着步,不停地朝外面张望着。

    正当她按捺不住,准备出去问问的时候,萧桓身边的小太监忽然焦急地冲了过来。

    “公主,六皇子被太后娘娘的人带走了!”

    小泉子满头是汗,跌跌撞撞地一把扑到了她面前。

    “太后怎么会突然找桓哥儿?”柔嘉连忙扶起了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要急,慢慢说。”

    “奴才也不知道,昨儿个张公公突然传话说准备六皇子来看您,六皇子高兴了一整晚,今儿一大早上就要奴才领着他来,本来走的好好的,但是绕道御花园的时候,梁保梁公公忽然出现,说是太后想念六皇子了,想让六皇子去坐坐。奴才解释了要去看您,但梁公公不依不饶,说是先去一趟万寿宫,奴才没办法,只能看着他把六皇子带走了。”

    “去坐坐?”

    太后一贯厌恶他们姐弟,她叫桓哥儿去能有什么好事……

    柔嘉没由来的一阵心慌,正焦虑的时候,忽又想起了太后最近为了萧盈在万寿宫炼药的事情,直觉不对,转身便要出去:“不行,我得亲自去万寿宫走一趟。”

    “可您不是在禁足吗?”小泉子瞅了瞅那门外站着的两个魁梧的侍卫,一时间有些纳闷。

    说是禁足,但那两个侍卫实则都是皇帝的人,其实是来保护她的。

    柔嘉没空跟他解释,拔步便走:“你别管了,我自有办法。”

    两个侍卫的确不敢拦她,但是一听她要去万寿宫,顿时又犯了难。

    今日有雨,路上滑,陛下早上临出门的时候特意吩咐过若是公主到院子里散步的话,让他们留心盯一下公主的脚下,莫要被绊住了或跌倒了。

    可公主如今不仅到了院子,还要出大门去万寿宫,若是出了什么事他们怎么担待的起。

    因此两个人相视了一下,躬着身恳求道:“公主,您先别急,等陛下下朝了,奴才先去跟陛下请示一下也不迟。”

    什么叫不迟?

    他今日有大朝,至少得到辰时才能下朝,若是真的等那么久,桓哥儿还不知会出什么事。

    柔嘉难得绷住了脸:“我说了我要出去,让开!”

    大约是在皇帝身边待久了,她脸色一绷,也颇具威严。

    侍卫们不敢再拦,慌忙让开了路:“那奴才这就知会一声陛下。”

    柔嘉救人心切,抬步便要走,只是她大约是太过着急,一走动的时候,小腹忽然抽痛了一下。

    柔嘉眉心一皱,不得不扶着墙站着,被这么一打断,她脑海中忽然冒出一个念头。

    太后这么恨她,定然会磋磨她一番,若是因此这孩子没了,岂不是神不知鬼不觉……

    这样她既不必像现在这般纠结,又不必惹了皇兄的怒火。

    但这毕竟也是她的孩子……

    柔嘉犹豫了片刻,再一想到这孩子是怎么来的,到底还是狠了狠心,忽然回头对那两个侍卫吩咐道:“不必这么急去通禀,我只不过是去看一看罢了,等到皇兄下朝了你们再去也不急。”

    那侍卫见她忽然这般说,不由得面露诧异。

    但公主一严厉起来,也不是他们可以担待的。

    反正现在陛下正在大朝上,也没办法通知他,因此侍卫只得低了头:“奴才遵命。”

    柔嘉抚了抚小腹,再看了眼着阴沉沉的天色,没再说什么,只是快步向万寿宫走去。

    万寿宫里

    那炼制了十日的药丸已经成形,院判正捧着漆盘端过来:“娘娘,这药丸已经炼好了,现在就差血亲的血做药引了。”

    太后这几日为着萧盈的病忧心不止,神色倦怠。

    这会儿一听见药丸炼制好了,脸色才稍稍好转了些:“这药费了这么多气力,若是再治不好哀家的盈儿,看哀家不砍了你的脑袋!”

    院判连忙跪下:“五皇子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好起来的。”

    “那便把那个贱-种拉过来吧,能为哀家的盈儿放血,也不算白养了他这么多年。”太后按了按眉心,神色不善地朝梁保吩咐了一句。

    梁保一脸笑意,将那吓得战战兢兢的小人的从外面拎了进来。

    萧桓半路被抓到这大殿里,整个人一脸惊愕,再看见那柄锋利的匕首和那旁边站着的萧盈,浑身一哆嗦,转头便跑。

    可他只是一个幼童,哪里比得过万寿宫这么多膀大腰圆的嬷嬷和手脚麻利的太监。

    东窜西逃的,还没走出殿门,便被人捆了手脚又捉了回来。

    “六皇子,您怎么这般不听话呢,您的兄长生了病,只需要您几滴血就行了,您别怕,忍一忍很快就过去了。”梁保脸上笑呵呵,手里却拿着柄刀。

    萧盈也站在一旁,虽然经过这场大病,脸色青白,但是一听到梁保的话,还是裹了披风出来,直勾勾地看着那捆着的人。

    太后一见他出来,连忙迎了上去:“盈儿,你怎么出来了?快进去,莫要被吓着了。”

    吓着?

    萧盈才不会被吓着,一听到要放血反倒他变得愈加兴奋,指着萧桓叫道:“放血,多放点!”

    太后猛然听见幼子这般说话,心里微微一悚,但也只当是他不喜萧桓,仍是关切地凑过去:“盈儿,先进去,今日有雨,外面天凉,你若是吹了风就不好了。”

    萧盈被她这么劝着,眉眼间满是烦躁,一伸手推开了她,仍是站在大殿里,粗着嗓子催促着:“快点!”

    太后被这么一推,心里有些古怪,但事情已经到这一步了,她还是吩咐道:“那便快些动手吧,哀家年纪大了,见不得血光,你带他去后面的屋子里。对了,不要让白陆看见,他毕竟是白家的嫡孙,还是个孩子,若是传出去说了什么胡话就不好了。”

    一听到要去后面,梁保松了口气,如此一来就更方便他偷换血碗了。

    先前这药方的事一出来,太后原本是打算要用自己的血做药引的,但若是这样便不好偷换了。因此梁保才以保重凤体作筏子,抓了萧桓来,如此一来,也便于他和真正与五皇子是血亲的白陆悄悄更换血碗。

    眼下白陆已经放好了血了,现在只要在这六皇子手臂上划一刀,做做样子就大功告成了。

    是以梁保领了命,抓着萧桓便往里边带。

    萧桓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已经能听懂他们说的话了,一听见他们是要放他的血,他死死地抓住了门框不放手,哭喊着呼救:“不要!”

    “六皇子,您别逼着咱家动手,就是划一刀而已,您若是挣扎,咱家可就不敢保证划的多深了!”梁保笑吟吟地威胁他。

    萧桓被他毒蛇一般的眼神吓的全身一抖,不得不慢慢松了手。

    正当他要被抓进去的时候,大殿里忽然闯进了一个人。

    “住手,你们要做什么?”

    柔嘉不顾阻拦,一路闯了进来,刚进门便看见萧桓被拖拽的样子,心里止不住发疼。

    萧桓一看见姐姐,顿时便有了希望,狠狠地咬了梁保一口,趁着他一晃神,撒腿就朝柔嘉跑过去,一把抱住了她:“姐姐!”

    柔嘉连忙护住了他,将他挡在了身后:“光天化日的,你们难不成要对一个皇子动手吗?”

    梁保手腕被咬的鲜血淋漓,拿帕子一擦过,眼神不善地看着她:“公主这说的什么话,太后娘娘可是你们的嫡母,你难不成是在质疑你的嫡母要害你们吗?”

    一顶沉重的不孝帽子扣了下来,柔嘉自然不敢领这个罪名,白白给他们发落的机会,只好别开脸:“柔嘉不是这个意思,桓哥儿半路被带过来,我只是有些不放心而已,若是没什么事,我便带他回去了。”

    她说着转身便要走,可太后却绷住了脸,冷冷地审视着她:“走?你说走就走?你的禁足还没解,哀家倒是想问问你是怎么出来的。胆敢违抗哀家的旨意,你真是好大的胆子!来人,把她给我抓起来!”

    她一发话,柔嘉和桓哥儿立即就被团团围了起来。

    萧盈一看到她们被围起来,兴奋地甚至都咳了几声。

    太后一听见幼子咳嗽,连忙心疼地抚了抚他的背,语气愈发严厉:“先把那个贱-种拉出来,把血放了再说!”

    她一下令,几个嬷嬷立即便凑了过去,一个把住她的肩,一个去掰她的手,两个人一个用力,柔嘉就被完全架住,眼睁睁看着萧桓被从她手底下抢了出去。

    “桓哥儿!”

    柔嘉一听他要被放血,又焦急又心疼。

    萧桓看着那闪亮的刀锋,亦是害怕地直哆嗦。

    一旁的太医院院判没料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又生怕六皇子真的出了事,不得不跪下来拖延时间,希望公主能把人带出去:“娘娘,其实这方子也讲究天时地利,五皇子属相是辰龙,若是在辰时服用,元气相合,效果更佳,娘娘不妨再等一等。”

    “辰时?”太后皱眉。

    “也就只剩一炷香的时间了,娘娘不必太过着急。”院判绞尽脑汁地拖延着。

    “那便依你说的办吧。”

    太后救子心切,一炷香的时间,总归出不了什么差错。

    可她眼神一低,再看见那张和那个女人六分相似的脸,怒气便不打一处来,眉头一皱吩咐道:“柔嘉违抗禁令,擅闯万寿宫,胆大妄为,目无尊主,把她拉出去跪着!”

    “是。”

    嬷嬷领了命,架着人便往外面去。

    虽是白天,但这天色着实不好,空气中已微微湿润了,席卷的狂风吹的人浑身发凉。

    柔嘉跪在石阶上,一开始还没什么感觉,但时间越长,那汉白玉的凉气一点点渗进膝盖里,冰的她浑身发凉,连小腹都隐隐发坠。

    萧桓看着姐姐跪在外面,挣扎着要出来,反倒也被捆住了手脚,不停地大叫着。

    许是这边动静实在太大,永嘉过来请安时一进门便有了些不好的预感。

    再一走进去,看见那匕首,被捆着的萧桓和外面跪着的柔嘉,顿时头脑中一片混乱,忙不迭地去找太后:“母后,您这是做什么?”

    “给你的五皇弟治病而已。”太后品着茶,一脸悠闲地看着外面跪着的人。

    “治病怎么会闹成这样,她犯了何错,你为何要罚她跪?”

    永嘉看着母亲的举动,愈发不能理解了,她从前明明不是这样的,可自从五弟出生,这个姓梁的太监也到了母后身边后,她的脾气便愈发乖张,行为也愈发古怪。

    “她犯的错还少吗!”太后放下了茶盏,略有些诧异,“你怎么突然这么问,你和她的关系何时这么好了?”

    永嘉知道她最厌恶贵妃,被她一看,连忙低下了头:“没有的事,我只是看她跪的脸色都发白,有一点同情。”

    “同情?”太后一哂,“这些人惯会装可怜,只不过是跪一跪,有什么大不了的。”

    她说的轻松,可永嘉看着那外面的人,却莫名有些不安。

    她好像真的很难受的样子。

    正说着,阴沉的天幕上忽然滑过一道闪电,永嘉猝不及防被吓得一颤,随即外面便落下了瓢泼大雨。

    这雨积蓄了许久,一落下便下的极大。

    柔嘉跪在那里本就不适,被这大雨一浇,更是淋了个浑身透顶。

    她身体一哆嗦,小腹也跟着抽搐了一下,仿佛里面的孩子也在怕。

    柔嘉有些不忍,但留下它,这个孩子将来也不过是重蹈她的覆辙罢了。

    于是她一咬牙,一句不舒服的话也不说,仍是那么直挺挺地跪着。

    黑发紧紧地贴在脸颊上,湿淋淋的显得那脸格外的苍白。

    永嘉于心不忍,又忍不住求了一句情:“母后,外面下雨了,我看要不还是让她进来吧,这样跪下去怎么行……”

    太后坐在熏香的大殿里,看着外面那跪着的人却愈发解气:“跪一跪,又出不了人命,你瞎担心个什么劲?再说了,不过是那贱-人带进宫来的贱-种,死了就死了,又有什么大不了。”

    她这话说的太过云淡风轻,永嘉心生恐惧,又万分焦急,生怕真的出了事。

    一眼瞥到她身边站着的梁保,立即拧着眉质问着梁保:“是你唆使的是不是,你又给母后送五石散了?”

    梁保先前因着五石散的事被打的皮开肉绽,费进了周折才被太后弄了出来,当下谨慎了许多,连忙摆手:“公主,这话可不敢乱说,奴才哪儿有这个胆子。”

    “你没有?那眼前这些是怎么回事?母后怎么会平白无故地这么折腾人?”永嘉指着他的鼻子骂,“一个阉人,成日里在这宫里兴风作浪,你是嫌皇兄的脾气太好是不是?那我现在就去告诉他!”

    “站住,胡言乱语!”太后猛的拍了一下桌子,“这是哀家的万寿宫,一切由哀家做主,你想告诉谁?”

    “母后……”永嘉实在认不清她了,声音哽咽地回头,“您怎么变成这样了,我才是您的女儿,你为什么总是被这个太监蒙骗?”

    太后因着最近忧心萧盈的病,又服食了不少五石散,现在精神愈发狂躁,被女儿当面指责,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斥责了一句:“胳膊肘往外拐的东西,枉费哀家疼了你这么年!”

    永嘉被她一训斥,气得满面通红,头也不回地转身就走:“那好,我再也不管了。”

    她正欲出去,外面却传来了一声惊呼。

    “流血了!”

    那嬷嬷尖叫了一声,仿佛发现了天大的事情一般。

    “怎么回事?”

    太后直起了身,怔怔地看着外面。

    那嬷嬷连忙带爬地进了门来,声音有些颤抖:“公主的身下出了血,她……她好像是有身子了。”

    “什么?”

    这消息实在太过震惊,太后和永嘉都被震的愣了一瞬。

    再一回神,两个人各怀着心思。

    “果然是贱人,跟她的母亲一样水性杨花,这还没出阁,就和男人私通有了身子!”

    太后一出去,看到她身下被雨水带出的一丝淡淡血迹满眼皆是讽刺。

    她话音刚落,众人都纷纷看着那个雨中的身影,窃窃私语着。

    柔嘉跪在那里,意识已经有些混沌,直到听见了耳畔的大喊大叫,她才稍稍回了神。

    一低头,看到了身下蜿蜒出一丝血迹,她极度心情复杂。

    永嘉旁观着一切,瞬间明白了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她浑身一个激灵,连忙拉住了太后的袖子:“母后,不能再罚了,快让她进来吧!”

    太后正在得意之时,突然看见了永嘉恳求的眼神,心里顿时升腾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她一把握住了永嘉的肩:“永嘉,告诉母后,你为何突然对她这么关心,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永嘉被她一看,连忙低下了头:“没……没有,我只是不想事情闹大而已。”

    可她说话越是吞吞吐吐,躲躲藏藏,太后便越是怀疑。

    她想起了太极殿的那只猫,想起了从前皇帝屡次驳了她的面子,突然脑子一激灵,颤抖着手指指着那雨中的人,气的快说不出话来。

    即便是有一丝怀疑,她也绝不能容忍这种事情发生。

    “孽种,孽种!”

    太后重重地咳嗽了两声,指着那外面的人吩咐道,“来人,把这个不知羞耻的女人给我捆起来押到慎刑司去!”

    几个健壮的仆妇捋了袖子,可她们还没打算动作,那宫门便被一脚踹了开,守门的小太监也被丢了进来。

    “朕看谁敢!”

    皇帝怒气冲冲地阔步走来,一进门,二话不说便冲着那跪着的人走去。

    太后看着来人,心知最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

    那个贱-人抢了她的丈夫,她的女儿又抢走了她的儿子。

    若是让别人知道了,她的脸要往哪儿搁?

    她不能容忍这是真的,更不允许儿子当众打她的脸,朝他怒吼:“你给哀家站住,不许去!”

    “站住,不许去!”

    太后声嘶力竭地怒吼着。

    可皇帝却像是没听见一般,完全无视这漫天的大雨和耳边的怒喊,一步步朝着那跪着的人走去。

    待一走近,看见了那地上的血迹和她苍白的脸色,萧凛脚步一顿,恍如雷劈。

    巨大的喜悦和伤痛一起砸下来,萧凛一瞬间心中千回百转,最后一俯身紧紧的抱住了那跪着的人,抱着她走出了雨里。

    “别怕,朕来了,朕带你走。”

    萧凛摸着她苍白的脸,抱着她发抖的肩,视线再往下,被那冲淡的红色一刺,声音都带了一丝颤抖,“太医,快去叫太医!”

    柔嘉小腹一阵阵的坠痛,疼的她说不出话来,只能抓紧了他的肩膀,死死咬着唇无声地流着泪。

    张德胜没想到会闹成这样,慌忙小跑着出去。恰好张院判在,连忙过去替她喂了颗救心丸,护住心脉。但张院判没带药箱,张德胜又连忙朝着太医院跑去找请徐慎之。

    可太后亲眼看到他们抱在一起,眼前一黑,险些要晕过去,大喘着气指着皇帝:“你们……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她肚子里的孽种是谁的?”

    “不是孽种。”萧凛直直地看着太后,“是朕的孩子,也是你的皇孙!”

    “不可能,不可能……”

    太后扶着桌子,几乎快站不稳,“哀家的孙子不可能从这个卑贱的女人肚子里出来,哀家也决不允许这个孽种生出来,皇帝,你怎么会和她混在一起,你还有没有把哀家当成母亲!”

    “那母后有没有把朕当成儿子!”萧凛压抑了许久的话瞬间爆发。

    “你这是什么意思?”太后一脸难以置信,“你现在是为了这个女人要和哀家翻脸了?”

    “不是母后先放弃的朕吗?”萧凛反问着她,“朕正值壮年,母后就迫不及待地要立皇太弟,母后把朕当成什么,是盼着朕早死吗?”

    “你住口!”太后被当面指出来顿时恼羞成怒,“哀家是你的母亲,你怎敢这般对哀家说话,你身为皇帝,眼里还有没有孝道?”

    “儿子若果真没有孝道母亲还能这般体面的站在这里指责朕吗?”萧凛直直地看过去,“儿子已经忍的够多了!”

    他一眼扫过去,那站在太后身边的梁保连忙低下了头。

    太后浑身一震,不知他是何时发现了他们的关系。

    但凭什么他的父亲可以坐拥六宫,她就要这般孤独冷清,她不过是寻个安慰而已。

    太后脸色只有一瞬间微红,随即又保持了镇定:“哀家是你的母亲,是太后,哀家做什么也用不着你置喙!哀家生你养你,你倒好,先是引狼入室,把那个女人带进了宫,毁了哀家的一切,到现在不思进取,放着你的表妹不要,伤了你舅舅的面子,反而和那个贱人的女儿鬼混,还有了孽种,你对的起哀家吗?”

    “伤了舅舅?”萧凛冷笑了一声,“母亲到现在还这般天真。”

    “你这话什么意思?”太后颤抖着指着他,“你舅舅扶持了你这么多年,可你呢,不娶从霜也就罢了,反倒因着一件小事将她下了狱,你对的起你舅舅这么多年你对你的提携吗?”

    “在母后眼中数百条人命都是一件小事吗?”萧凛冷眼看着她,“还有舅舅,母后真的以为他像表面上看起来的这般良善吗?”

    太后出身世家,自小接触的便是锦衣玉食,从未到过民间去,也不屑和那些贱民为伍。

    她的一切都是家族给的,反过来自然也要庇佑家族。

    兄长这些年对她更是无微不至,是她的倚仗。

    “你舅舅怎么了,他虽专权,却不擅权,忠心为国,对你我母子二人更是照顾有加,你现在当了皇帝了,反过来忌惮你舅舅了是不是?你是不是还想把整个白家端掉,那是哀家的母族,也是你的母家,你怎么能这般狠心?”太后气得哑了嗓子,一句一句质问着他。

    “忠心为国,照顾有加?”

    萧凛听着这些话只觉得可笑,他沉着脸怒指着她身边的梁保:“忠心为国,把一个前朝余孽放到你身边,给你服食五石散控制你,他就是这么忠心的?”

    太后听到他这么说,看着身边的梁保忽然一阵发慌,难以置信地指了指他:“你……你到底是谁?”

    梁保正对上皇帝的眼神,扑通一声跪了下。

    可皇帝却仍是未停,又指着那尖嘴猴腮的孩子冷笑:“照顾有加?混淆皇家血脉,把白家孙子塞到你身边蒙骗了你这么多年,母后觉得是照顾有加?母后一直在骂朕的孩子是孽种,到底是谁才是孽种,难道不是母后偏心偏爱这么多年的心肝才是孽种吗!”

    “你胡说!”

    太后怒斥着他,却控制不住地心里发抖。

    “朕胡说?母后到现在还不相信吗?朕的五弟早就死了,一出生就死了,眼前这个是白家趁机塞过去的假皇子,他尖嘴猴腮,心肠歹毒,母后这么年难道就丝毫没有察觉吗?”萧凛逼问着她,“顾忌着母后的丧子之痛,朕这么多年只当是不知,皇祖母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母后你呢,偏心偏爱,甚至要把他捧上皇位,母后有没有考虑过朕的感受!”

    “我不信,一定是你在胡说。”

    太后一阵头疼,扶着桌子站着。

    萧盈站在一边,原本的骄纵和跋扈被这一句句话一点点撕开,整个人都难以置信,嘴里不停地念叨:“杂种,我是杂种……”

    他看着萧桓,再想起从前的一幕,突然捂住了胸口,倒在地上嘴角抽搐。

    “盈儿!”

    太后下意识地扑了过去,可再仔细辨认着那张脸忽然也生了疑,但她怎么能允许自己被这么欺骗,仍是绷着脸叫道,“不可能,这就是哀家的孩子,快,放了那个贱种的血,哀家要治好盈儿!”

    事到如今,已经说的这么清楚了,她还在自欺欺人。

    萧凛先前的痛心现下只剩了无边的冷意。

    他攥着拳,冷声吩咐道:“把那个‘碰巧’过来的白家孩子拉出来,让母后亲眼看看到底是谁在放血,到底谁才是她这个好儿子的血亲!”

    屏风一撤,那个白家的孩子衣袖一掀开,手臂上赫然一道血痕。

    原来一切都是他的一场局。

    太后被那伤痕一刺,几乎快站不稳,厉声指责道:“你竟敢这么设计哀家?”

    “若非如此,母亲怎么肯从自欺欺人中走出来?”

    萧凛看着她,只觉得这些年所有的隐忍都被消磨殆尽了。

    “你……你们……”

    太后捂着胸口一阵阵发闷,再看着周围的一切,心脏一阵阵地抽痛,最后看着他怀里抱着的人颤抖着骂了一声“孽种”,忽然便中了风,半边身子皆麻木了倒在了坐榻上。

    永嘉头一回知道这么多,怔愣了许久,还是扑过去抱住了母亲:“求皇兄开恩,不要对母后动手!”

    耳边哭叫声,求饶声,混合着雨声一齐涌上来,萧凛深深吸了一口气,沉声吩咐道:“太监梁保,作恶多端,拖出去就地杖毙。五皇子突发痫症,不治身亡。太后身患怪疾,需卧床静养,万寿宫封闭,任何人不得进出!今日之事胆敢有一字一句传出去,朕就要了你们的命!”

    他吩咐完,便立即抱着怀里昏过去的人和匆匆赶来的徐慎之朝太极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