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永夜之劫 > 正文 第三十一章·意料之外的反击
    炎族!

    几千年来,这个种族出现在大陆上的次数屈指可数,几乎已经销声匿迹,这个种族天生就有掌控火焰的天赋,每一个成年炎族人,只要没有中途陨落,起步便是第六境的强者,没人能轻易杀死他们!

    可湛齐平身上竟然有一整瓶炎族精血,他只是一个第八境,凭什么!

    被火焰灼烧后的白清荷面容显得狰狞无比,她一手捂住鲜血淋漓的脸颊,脸色怨毒,“你敢毁我的容!我一定要让你死无全尸!”

    “咳……”

    湛齐平捂住胸口,脸色痛苦得站了起来,铜剑虽然没能将自己劈成两半,但铜剑上似乎有一股诡异的力道透体而入,将自己的身体内部搅得千疮百孔,犹如一块破布!

    如果不是现在身体异变,浑身鲜血碳化,使得自己勉强维持了一口气,恐怕自己真的要被当场斩杀!

    “白家!白家!这些大家族果然不是这么好对付的!”

    湛齐平脸色阴狠无比,内脏被毁,让他再也无法恢复正常的身体,只得随时保持异变的状态,否则一旦异变停止,自己会当场死去!

    但异变的代价太大,守夜人又在全面清洗南荒,以后的自己恐怕只能每天如败家之犬般四下躲避守夜人的追杀了。

    而这一切,都是眼前的这个白家女人造成的!

    对于白清荷,湛齐平简直恨入了骨髓!

    “我等会一定要将你!不,我不会杀你,我要将你剥光了绑在白帝城城门前,让天下人看光你白家人的面目!”湛齐平脸上全是恨意,他站起身来,一步一个脚印朝着白清荷走去。

    “你敢!”白清荷面色狂变,“你敢这么做,白家一定会灭你满门!”

    “我本就是门徒,能否躲过守夜人追杀还不好说,我岂会怕你白家!”湛齐平桀桀怪笑,“至于我的满门……”

    “我早就自己灭了个干净,难道你白家还会肉白骨活死人不成,那我倒还要谢谢你们了!”

    “啊哈哈哈哈哈哈!”

    “难怪你会成为门徒,你根本豪无人性!”白清荷怒斥道。

    “骂吧,骂的越开心我越兴奋,”湛齐平舔了舔嘴角,一脸淫秽之色,“也不知道你这妖娆的身躯下面是什么样子,等会我定要将你衣服撕开,好好把玩一番!”

    “是否真的如传言的那样,浅草方能入马蹄,哈哈哈哈!”

    见湛齐平越说越不堪,白清荷暴喝一声,鲜血淋漓的脸涨得通红,她一把抓起旁边的铜剑,指向湛齐平,“你尽管来试试,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得逞!”

    “死了难道我不会趁热乎吗,反正都一样!”湛齐平无所谓道。

    “噗呲!”听得湛齐平的淫秽之语,白清荷当即怒火攻心,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身体摇摇欲坠,几欲昏迷。

    而她手中的铜剑,也随着她的心态崩溃,砰的一声,光芒散尽,恢复了原本铜钟的模样。

    “果然只是个小丫头片子,”见白清荷手中的铜剑消失,湛齐平也暗暗叹了口气,这柄剑的威力太大,要是再来一次,恐怕自己异变的身体也会承受不了当场爆炸。好在这个女人经受不住打击,只言片语便被搞得心态崩溃,铜剑自行散去了。

    否则白清荷要拼死抵抗到底,两人谁生谁死还真不好说。

    现在没了铜剑,杀掉白清荷轻而易举!

    摇了摇头,湛齐平心中对于白清荷的评价低了几分,这女人根本就是靠着白家在背后撑腰而已,实则一无是处,不但没能看出自己的陷阱,连心智也这么不坚定,出来混这么久没死真是算她命大!

    艰难喘了几口大气,湛齐平决定趁热打铁,彻底击杀两人,以免夜长梦多!

    异变后的湛齐平身体变得压迫感十足,宛如一头人形金刚,每走一步,大地都轰隆作响,好似承受不住这恐怖的压力,在无声哀嚎。

    走了几步,湛齐平走到了张平乐的身边,对于这个年轻人,湛齐平有着很高的评价,这个人无论是心智还是魄力,都远远超过白清荷,特别是那一往无前悍不畏死的气势,更是让湛齐平不由得高看几眼,甚至抬到了和自己相同的层次。

    如果这个年轻人能成为种子,假以时日,一定会成为高阶门徒的!

    “可惜就是选错了方向……”湛齐平暗叹一声,越过了张平乐,对于这个年轻人,湛齐平决定给予他足够的尊重,解决了白清荷,再让他痛快死去!

    但跨过张平乐的尸体刚走没两步,湛齐平便猛然感到了不对劲,身边呼啸着的寒风不知何时停了下来,天地骤然间变得寂静无比,好似有什么大恐怖忽然降临了。

    可眼下哪里还有什么敌人除了眼前半废的白清荷,就只有那个名叫张平乐的年轻人的尸体了。

    等等……张平乐的尸体

    湛齐平脸色猛然狂变,张平乐与自己的假身一命换一命,自己出现过后便想当然的以为这个年轻人死定了,因此也只是草草看了两眼,确认已经没有呼吸了以后便没有再管,但自己并没有亲自上前确认!

    “呼……”

    忽然之间,起风了。

    湛齐平头也不回地朝前奔跑两步,想要避开来自身后的悍然杀机,可已经迟了。

    一道无声无息的灰色光芒从他腰间闪过,湛齐平奔跑着的身体一顿,随即他壮硕的上半身渐渐朝下滑落,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他的身后,站着的是一道面色苍白的年轻人,见湛齐平被腰斩,年轻人这才轻声开口,喊出了江湖打架必备的招式名。

    “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嗯……当然是乱喊的,反正也没人会留意这种小细节对吧

    时间回到与湛齐平血拼的时刻。

    张平乐本想暗中利用窃命珠,获取力量将湛齐平一击斩杀!却在爆发的前一秒,看到了湛齐平脸上一闪而逝的诡异笑容,那一瞬间,张平乐甚至以为自己看错了。

    但紧接而来的,便是深深的疑惑,湛齐平为什么会有这种诡异笑容他知道自己无法杀了他吗?还是他留了有什么后手

    张平乐心头猛然升起了极其不详的感觉,他赶忙放弃献祭窃命珠的想法,只是用剑挥向了湛齐平的脖子,却不料轻易地就将他斩杀了。

    杀一个异变的周启,都是利用窃命珠逆转了他的诡异变化,方才侥幸杀死他,自己根本砍不动周启!而湛齐平身为第八门徒,只会比周启更强,自己没有理由反而能轻易砍下他的头颅,这不合理!

    这个人不是第八门徒!

    而湛齐平出来首先自报密谋者身份,而后才提及到第八门徒,这是否意味着密谋者的称号,比第八门徒更让湛齐平喜欢

    一切的疑问,都在湛齐平被斩杀的瞬间豁然开朗,以往觉得不理解的线索也通通在此刻串联了起来。

    洞悉了整个事件真相,张平乐当即选择了秉闭呼吸,躺在地上装死,甚至都不敢用窃命珠恢复伤势,心怕被看出来。

    但好在湛齐平对于他自己设定的陷阱很有信心,他出现以后根本没有前来仔细查看,反而直接和白清荷硬刚了一波。

    随后更是在路过张平乐的时候,大意地将后背漏给了张平乐,这他妈不是追着喂饭啊,菜都快要杵到脸上来了!

    张平乐当即在心中怒喝,进行了第三次献祭,用二十年寿命,外加沾染了窃命珠的鲜血,换来了最终一击,一击将湛齐平腰斩!

    “为什么……”湛齐平半边身子躺在地上,脸色茫然,“你为什么会装死等我上钩”

    “你明明已经和我的假身同归于尽了,那个时间段你不应该猜到我在幕后才对!”

    “关你屁事!”张平乐大口喘气,浑身大汗淋漓,刚才那一剑抽干了他的全身力气,现在他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强行撑着长剑杵在地上,这才没有倒地。

    好在窃命珠还算有良心,二十年的寿命并没有彻底转换为力量,仍然留了一部分来修复伤势,张平乐感受到体内暖流涌现,凹下去的胸膛渐渐饱满起来,让他脱离了死亡边缘。

    只是修复完胸膛过后,暖流便消失不见,并没有修复他腹部的伤口和右手的伤。

    这也意味着湛齐平很强,二十年寿命的献祭,只是堪堪将他腰斩,窃命珠只留了很小的一部分用来治疗伤势,第八门徒,当真可怕!

    “我知道一处宝藏的位置,在我怀里,”湛齐平的声音越发低沉,身体变异只能保证身体完整的情况下受重伤不死,而被腰斩的他已经离死不远了,但他不想死的不明不白,“只求死个明白!”

    “宝藏我拿来有屁用!”张平乐不屑。

    “疑似有高阶武技!”

    “成交!”

    对湛齐平与白清荷两人使用的武技,张平乐早就眼馋的不行,奈何自己是个穷鬼,只能干喊些牛逼哄哄的名字过过嘴瘾,现在有机会了当然要把握住!

    但张平乐没有立即开口,而是小心翼翼走到湛齐平身边,对准他的手一剑砍了下去!

    “噗……铛!”

    用尽全力的一剑,却只是劈开了湛齐平泛黑的皮肉,没能劈开里面的骨头,张平乐脸色微变,心中暗道果然,凭借自己的力量根本无法一击斩杀第八境的强者,连斩破骨头都无法办到!

    恐怕连白清荷自己也同样无法击杀,如果她铁了心的想要和自己血拼,死的只会是自己而已……

    一瞬间,张平乐联想到了很多,但他脸上却不动声色,一言不发地接连劈砍了数刀,才终于将湛齐平的右手连根砍断。

    如法炮制地将湛齐平的左手砍断,张平乐才终于松了口气,湛齐平太过诡异,小心为妙。

    “如此小心谨慎……”身体异变的湛齐平早已没有了疼痛感,哪怕被腰斩,他仍有余力暴起将张平乐击杀,可这样一来,湛齐平便再也无法知道张平乐是如何知晓的真相,这对于骄傲的他来说是无法接受的。

    宁愿死,也要知道自己设的局到底是败在了哪里!

    “现在可以说了吧。”湛齐平急不可耐地催促,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让我理理思路,”张平乐喘了口气,沉思许久,才轻声道,“你死得太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