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霸总追妻路漫漫 > 正文 第118章 逃离大计1
    说完,厉瑾年摔门而出。

    宫晴雪去卫生间找到笤帚,弯腰,将地上的鸡爪扫在一起。

    收拾好东西,在房间里等。

    不多时,廖队长气势汹汹地带着人赶到。

    宫晴雪像是被困狼窝的小兔子,看见了救星一般,疾步走到她身边,催促道:“快走快走。”

    廖队长神色一愣。

    掀起眼皮扫了眼单手负后,站在走廊窗口处,不停咳嗽的厉瑾年,带了几分犹豫道:“这看起来厉总伤的挺重,你真的不管他了?”

    话落。

    厉瑾年更是咳得上气不接下气,一副马上就要咳晕过去的架势。

    “他都要狠心把我送监狱了,我还管他干什么?”

    宫晴雪怨恨难平,挽住廖队长的手臂,加重语气强调道:“我最讨厌的就是这所中心医院,和这所医院里的所有人!”

    她是为了救出关押的父亲才从云城回来的。

    结果。

    人没有救出来,还生了一肚子火气。

    “行吧。”

    廖队长举起手中的警官证,一脸严肃道:“厉总,我是秉公办事,还请你理解。”

    眼看宫晴雪要跟着廖队长离开,厉瑾年心里说不出的焦躁。

    如今连坐牢都威胁不了宫晴雪了是吗?

    她的骨头怎么就这么硬,永远就学不会服软呢?

    他真是恨不得。

    立刻掐死这个不听话的小东西!

    厉瑾年神色一动,嗓音狠厉道:“你今天要是走了,这辈子都别想见到圆圆!”

    听到这里。

    宫晴雪不禁被狗男人的话给气笑了。

    他竟然糊涂到用一个私生女来威胁自己?

    是没睡醒吗?

    这孩子又不是她宫晴雪生的,能威胁得到她?

    神经病!

    宫晴雪没有丝毫犹豫,跟着廖队长往电梯的方向走,却忍不住想起那个活泼可爱的奶团子。

    抱着自己的脖子,在脸上留下软糯一吻的场景。

    两个人分食酸奶饼的场景。

    这些场景就像一根根丝线,紧紧地缠绕住了她的心。

    她正胡思乱想着,听见走廊上回荡起厉瑾年气急败坏的声音:“宫晴雪,你要是赶走,我明天就把你送进监狱,你听见没有?”

    “你给我站住!”

    他被隔离在警察的包围圈外,没有办法上前一步。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宫晴雪进了电梯。

    随着她的离开,他的心跳不受控制地疯狂乱跳。

    身子向后倒去,重重地倒在地上。

    那声重响。

    如炸雷一样,在宫晴雪的耳边响起。

    她的脚步停住,回眸。

    见无数的助理冲上去,抬着昏迷的厉瑾年大步往特护病房跑去。

    她下意识地想追上去。

    又生生停住脚步。

    自己回去干什么?

    忍受狗男人的冷嘲热讽吗?

    还是看他跟黎静娴当着自己的面,接吻?

    她还没有贱到这种程度!

    想到这里,宫晴雪毫不犹豫地进电梯,抬手按了关闭键。

    电梯合上,一路向下。

    宫晴雪手扶在包包上,强迫自己不要去联想,厉瑾年会不会死。

    却还是忍不住想。

    万一他就这么被自己给活活气死了,该有什么后果。

    转念一想。

    祸害遗千年。

    狗东西不可能这么容易就挂了!

    电梯到一层,门开。

    宫晴雪闷头出电梯,迎面碰到厉小辉跟一堆助理往里走。

    两队人马一打照面,厉小五温情的眼眸里闪过几丝诧异:“嫂子,你跟我哥是吵架了吗?他又给你委屈受了?”

    委屈。

    宫晴雪咂摸着这两个字,想到刚才的争吵,心痛如绞,眼泪夺眶而出,语调哽咽着说:“小辉,你哥就是个王八蛋!”

    “我真后悔那天留了几分力道,没有一刀毙命!”

    忽然被人轻轻扶住了肩膀,她抬眸,撞进大男孩温柔如水的清泉里。

    “嫂子,医院后面有个篮球场,我陪你去走走好不好?”

    “等你说出来,心里好受点再走。”

    闻言,廖队长忍不住在心里为厉小辉点了个赞,附和道:“宫晴雪,冲动是魔鬼,你去冷静冷静也好。”

    同样是厉家养出来的矜贵公子哥。

    这位二少爷的脾气可比厉瑾年好太多了。

    厉小辉的建议也得到了厉小五的认可。

    在亲眼见证厉小辉在机场力挽狂澜,将准备出国的黎静娴劝回之后。

    他由衷的在心里叹服。

    总裁真的小瞧了,还在上高三的厉小辉。

    假以时日,他必能成为一员猛将,为厉氏集团打一片新的江山出来。

    看着厉小辉真诚温暖的笑容。

    一时之间宫晴雪也找不到反驳的理由,乖巧地跟着他往篮球场走。

    凉风习习,杨柳依依。

    两人并肩而行。

    宫晴雪一股脑儿地将心里的不满发泄出来,末了带了几分试探道:“小辉,上次你说把我藏到迦南岛去,成功避开你爷爷和你哥的人手,可行性有多大?我想尽快离开。”

    闻言,厉小辉停下脚步,侧眸看着她,柔声道:“60的概率,而且眼下就有一个好机会,我的成人礼。”

    宫晴雪转着手里的柳枝玩,轻咬嘴唇,飞快思考。

    早晨刷新闻时,她有关注到一条热搜新闻。

    小辉的成人礼延期至七日后举办。

    正是厉瑾年拆线出院的日子。

    地点还是在那艘豪华游轮上!

    她沉沉地叹了口气道:“可惜这次廖队长营救我父亲的行动失败,我要是这么一走了之,担心你哥会对我父亲不利。”

    “我哥向我爷爷发过誓,不会动你父亲。”

    厉小辉微垂眼眸,遮住眼底流淌的暗光,粲然一笑道:“我哥做事一向言出必行,你尽管放心的走。有我在,定能保宫叔叔没事。”

    话虽如此。

    宫晴雪还是很担心。

    她秀眉紧锁,正在思考妥当的法子。

    发现耳畔传来厉小辉刻意压低的嗓音:“嫂子,告诉你个秘密,我哥身边有我的人。”

    两人靠的太近。

    厉小辉的唇瓣,都蹭到了宫晴雪的耳垂上。

    她浑身发毛,心里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往后撤了半步,差点摔倒。

    就被厉小辉揽住腰,大男孩脸上闪过肉眼可见的慌乱,结结巴巴地说:“对对不起,嫂子,我是不是冒犯到你了?”

    “这个秘密实在太重要了,我我怕隔墙有耳,所以才你别生气好不好?”

    宫晴雪眯起眼睛,打量厉小辉。

    见他光洁的额头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可怜巴巴地望着自己,急的快要哭出来。

    像是一只,生怕被主人抛弃的小奶狗。

    她心里泛起的那点不悦稍纵即逝,安慰自己。

    小辉虽然个子跟厉瑾年一般高,可也只是个孩子而已。

    自己实在不应该多心。

    她踮起脚尖,抬手摸了摸厉小辉的发丝宽慰道:“瞧你吓的,我又不是母老虎会把你吃掉,你也是无心的,没关系。”

    哦?

    这样没关系吗?

    厉小辉垂眸看脚尖,纤长的睫毛微微抖动,遮住眼底的异色。

    转瞬,他换上如释重负的表情,嗓音醇厚地说:“为了计划顺利进行,这几日你先留在我哥身边好吗?”

    “你帮我盯着点他的动向,我来安排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