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快穿恶毒女配成为万人迷后 > 正文 第40章 男主继母05
    佛域幻境。

    明珠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又坐在了潮音阁花园中的暖玉凳上。

    一旁是面目模糊的姬天麟和姬无道,此时姬无道正跪在她面前似乎要继续之前未做完的事情。

    “姜夫人,何必为难一个孩子呢?”渡厄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明珠打眼看去,渡厄正眼神闪躲的看着她。同之前阻止她折辱姬无道时的游刃有余又完全不同。

    又做梦了,明珠心里清楚。

    “大师,我们又在梦中相会了。”明珠一脚踢开姬无道,她站起来缓缓向渡厄走去。在明珠走动的时候,身后的姬无道和姬天麟渐渐化作青烟消失了。

    渡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大师。”明珠攀上了渡厄雪白的僧袍,“为何我总是会在梦中梦到你呢?还是说,我真的对大师你心存爱意,想要与你共赴巫山,所以才会一次又一次的与你在梦中相见?”

    白衣渡厄心虚,垂着眼帘不敢看明珠。

    “大师,你怎么不理我啊!”

    渡厄手掌颤抖,缓缓按住了明珠越来越过火的小手。

    明珠顿住,想到什么,又翩然的退后。

    她坐回了凳子上后,对着白衣渡厄嫣然浅笑;“我知道了,大师一定还想着白天那未完成的遗憾吧!”

    说着,明珠也不等白衣渡厄给她回应,就一下一下的,解开了自己双脚的绣鞋绑带,浅粉色的绣鞋被放在了一旁。莹润娇小的小脚踩在了青草地上,明珠一下一下晃动小脚,像勾人的小狐狸似的,往渡厄的放向一点一点的:“大师,过来啊!”

    “过来啊!”明珠对他勾了勾手指。

    白衣渡厄口干舌燥的咽了咽口水,整个人被蛊惑,直愣愣的走到明珠身边。

    “大师。”明珠一脚踢到白衣渡厄的小腿上。

    那被明珠碰触到的地方火烧火燎的灼热一片。

    “大师,你怎么又不动了?”明珠怀疑的看着他。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眼前的渡厄拘谨的厉害,一点也不像她这几次接触时的邪肆勾人。

    纯白又圣洁。

    还是说她自己有什么怪癖不成,做个梦也喜欢这种将圣人拉下神坛的戏码吗?

    白衣渡厄不说话,他顺着明珠的要求蹲了下来,大手颤抖的捧着明珠的小脚,将明珠的一双小脚都放在了自己怀中。

    “草地上凉,这样踩着对身体不好。”

    明珠:“……”

    “你若不行,换我来。”黑衣渡厄闪身出现在了一旁。当然,他的身形极淡,明珠根本就看不到。

    白衣渡厄没理他。

    黑衣渡厄不悦,他灼热的视线落在了明珠的小脚上。再次回想白天的触感,他只觉得心口躁动的厉害。

    他眼帘低垂,挥袖就要将白衣渡厄的意识压下去。可这次他却没有成功,以往只要他有意,白衣渡厄就会自发的将身体让给他。可是这次,他却强硬的拒绝了他。

    “你做什么?”他不悦。

    但白衣渡厄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就再也不理他了。

    白衣渡厄俯身,一把将明珠打横抱了起来。

    明珠一脸懵,小手下意识的抓住了他的衣襟:“你要带我去哪里?”

    “我想带你去看看我的曾经。”白衣渡厄定定的看着明珠,那目光中似乎藏着无法说出口的千言万语,复杂至极。

    明珠不想去,谁要看他的曾经啊!她只是做个梦罢了,为什么要在梦中做这种多余的事情。

    “我不去,你放我下来。”明珠娇纵的命令他。

    “姜夫人……明珠,你不会真以为这是你自己的梦境吧!”白衣渡厄没有停,侧头躲开明珠挥过来的小手后,突兀的问道。

    明珠愣住了:“难道不是吗?”

    白衣渡厄叹气:“还记得你吃的那颗延寿丹吗?那里面有我的心头血。”

    记得,怎么不记得。不过,心头血。

    明珠警惕的看着他:“你,这是什么意思?”

    “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白衣渡厄神情温柔至极,“那心头血没有别的效果,唯一的作用就是在你熟睡之时带着你的神魂来我的佛域幻境同我相见。简而言之,这里不是真实,但你我却是真实的。”

    明珠:“……”

    明珠见鬼似的看着他。所以说,这次和上次入梦,她见到的就真的是渡厄本人了?

    可这种神乎其神的,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有可能窥探到她内心真实想法的做法,明珠本能的感觉受到了冒犯。

    她更生气了。

    “放我下来渡厄。”明珠掐住他的脖子吼他。

    白衣渡厄虽然没有被掐疼,却被掐懵了。他不明所以的看着明珠:“你……生气了吗?”

    “你说呢?”明珠冷笑,在渡厄心神有失的时候,从他怀中跳了下去。

    “谁要真的来你的什么什么幻境啊!我自己做梦还要受你的控制了不成?”明珠快步往前走去,见鬼,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啊!不是黑黝黝就是金闪闪,连个出口都没有。

    “明珠,你想离开吗?”白衣渡厄问道。

    “你说呢?”明珠转身瞪他。

    “可你现在离不开这里。”白衣渡厄叹气,“进来虽然是受我的控制,可离开却是你自己的事情。等你的身体休息够了,自发的清醒过来之后,你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所以说,那我若是一辈子不醒,是不是就要在这里一直陪着你?”

    白衣渡厄不说话了,显然是默认了明珠的说法。

    明珠:“……”

    明珠气的不行,走到一旁,捡起地上的绣鞋,对着白衣渡厄的俊脸就扔了过去。

    真想砸死眼前这个臭男人算了。

    至于之前同他春风一度的想法,早就被明珠给丢了。这种惹她生气的臭男人,不配得到她的垂青。

    “明珠。”半晌,白衣渡厄又鼓起勇气道,“你,你现在也出不去。那你要不要陪我去看看我的曾经?”

    明珠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气哼哼的坐在玉凳上不理他了。

    白衣渡厄叹气,他走过去,轻柔的捧着明珠的小脸。在明珠不善的眼神下,强硬的同明珠额头相触。

    那一瞬间,明珠只觉得眼前一暗,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出现在了一处深山老林中了。

    明珠皱眉,赤脚踩在地上。深山之中土地松软,枯腐叶随处都是。黑黝黝的泥土,窜来窜去的小动物。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明珠无法忍受,她站在原地不敢走动。只觉得就是呼吸一下,吸入的都是难闻的泥土臭味。明珠皱着小脸,被气的嘤嘤嘤的哭了起来。

    “呜呜呜,该死的渡厄。这到底是哪里啊!好可怕啊!”明珠哭的伤心,蹲下来抱着膝盖怯怯的观察周围的环境。

    就在这时……

    “姑娘,你是如何一个人出现在这里的?”一道熟悉的声音从明珠身后响起。

    明珠回头,就看到渡厄背着一个竹筐,手中还拿着一个小药锄,满脸疑惑的看着她。

    “呜呜呜呜呜,渡厄。”也顾不上同渡厄生气,明珠哭着扑进了渡厄怀中,“你这个大坏蛋,你把我弄到哪里了啊!这里好可怕啊!”

    “姑,姑娘。”渡厄被抱懵了,他手足无措的伸着双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

    “你,我,小僧,小僧不认识你啊!”渡厄双手上上下下的,就是不敢放在明珠身上。

    “你还说。”明珠泪眼朦胧的抬头,如花容颜瞬间闯入渡厄眼帘。渡厄一时间看愣了,等反应过来之后,他下意识的闭住眼睛直念阿弥陀佛。

    “臭和尚,你念什么经啊你,你快带我离开这里啊!”明珠哭着将双脚踩在了渡厄的脚面上,身体受力不住,她只能紧紧抱住渡厄的脖子,同他身体相贴。

    “姑,姑娘。”渡厄睁开双眼,眼神乱飘。“你先,你先放开我。”

    “我不。”明珠恶狠狠的凶他,“你把我弄来这里的,你要负责。”

    渡厄无奈叹气,他明明不认识眼前这个姑娘,可这个姑娘却一直在胡言乱语。但,罢了,她一个弱女子,却孤身一人出现在天音寺后山深处,只怕之前也是受了委屈吧!

    “这样吧姑娘,小僧将你背出去,然后你再自己回家好吗?”渡厄跟明珠商量。

    “我回什么家啊!这里我只认识你。”明珠委屈的掉眼泪。

    渡厄被她哭的心软,便不再同明珠纠结这些,他打算先把明珠带出去再说。

    他俯身,示意明珠爬到他背上。明珠早就想离开了,因此上道的很,一点也没有害羞的意思。

    但渡厄在背明珠的过程中却不可抑制的会碰到明珠的身体,他每碰一下,心头便会颤动一分。只觉得这一路上分外艰难。

    但奇怪的是,一路上见到的师兄弟却惊奇的看着他,像是围观珍惜动物似的,弄得渡厄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做错了。

    “你们为什么这么看着我?”难道是因为他背着的女子?渡厄只能这样想了,毕竟这女子长相实在惑人,只怕一般的小弟子一见面就会被勾去神魂吧!

    “呃!师叔。”小弟子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说,“您,这背上明明没有什么,可您这动作怎么好像背着什么东西似的,诡异的很。”

    渡厄:“……”

    渡厄诧异的看着小弟子,他背后明明有一个大活人啊!他们竟然看不到吗?

    渡厄还没什么表示,他后背趴着的明珠就先闹了起来:“呜呜呜,渡厄你个王八蛋,你到底是怎么弄的啊!为什么他们都看不见我?”

    明珠一哭,渡厄就心头烦乱。他也顾不上小弟子在一旁了,慌乱的转过头来安抚明珠:“你,你别怕,我我我,我会帮你的。”

    小弟子:“……”

    “师叔,您……怎么了?”小弟子心尖颤抖,只觉得自家师叔不会真的是被什么脏东西给缠上了吧!

    可师叔是佛子啊!身具有佛骨和佛光,寻常脏东西哪里敢靠近啊!

    不要命了不成?

    顾不上同小弟子解释,渡厄带着明珠先回到了天音寺禅房。

    “姑,姑娘。”他眼神飘忽不敢看明珠。

    “明珠,叫我明珠。”那种难言的心慌过去后,明珠就暂时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算了,反正她能感觉到,渡厄是不会伤害她的。既来之则安之,先看看他到底要做什么吧!

    “明珠。”渡厄不好意思的叫了一声。

    “你到底是怎么去到天音寺后山的?”他想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他能感觉到的,明珠就是个活生生的人,可为何只有他能看到她,别人却都看不到她呢?

    “我怎么知道嘛!”明珠气的踢了他一下,“是你自己把我送到那个地方的啊!你说你想让我看你的曾经,然后同我额头相触。我只觉得眼前一黑,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就已经在那里了。”

    “我……”渡厄不明所以。

    “你还想不承认不成?”明珠揪住了渡厄的衣领,将渡厄拖到了身前同他对视,“你还给我喂了你的心头血,你别想耍赖。”

    渡厄:“……”

    心头血?这种重要的东西,他怎么可能喂给一个陌生人。

    可看明珠说的这么信誓旦旦,又不像是假的。这样想着,渡厄就伸出手点在了明珠的眉心中间。片刻后,他一脸复杂的收回了手指。

    他竟然,竟然真的在她身体中感受到了他的心头血。

    这一刻,渡厄心头颤动,意识震荡,只觉得一切都仿佛一场幻梦一样。假的不真实。

    看渡厄的表情,明珠就知道他检查出来了,“怎么样,我没有骗你吧!”

    “没,没有。”渡厄声音颤抖。

    他现如今一百五十岁了,清修多年,别说接触女色,就是真正同女人说话都不曾有过。可现在却是突然有了一个这么亲密的女子,会不气的叫他渡厄,会踢他,甚至她身体里还有他的心头血。

    渡厄头疼,一时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眼前的事情了。

    就在渡厄不知所措的时候,房门外住持突然敲门叫他。

    “师叔。”渡厄应声,下意识的看着明珠,就想将明珠藏起来。可片刻后,他又反应过来,师叔应该是看不到明珠的。

    “师叔。”渡厄整理了一下自己被明珠抓乱的衣领,走过去给住持开门。

    果然,住持进来之后,没有向明珠的方向看一眼。

    “师叔,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住持叹气:“渡厄,师叔知道你心善。可是天音寺的般若龙象功需要配合涂山灵狐内丹修炼,今年你为何还是迟迟不动身去涂山取这批上供的灵狐内丹?”

    涂山灵狐内丹?熟悉的字眼吸引了明珠的心神。

    明珠赤着脚踩到地上,走到两人跟前,好奇的看着交谈中的住持和渡厄。

    “师叔,我……”渡厄眼神下意识的飘向明珠。

    渡厄这样的表现,住处只觉得他是又犯倔了。

    “渡厄。”住持神色严厉,“你要知道,涂山灵狐早就被打上了佛门烙印,他们生来就是要为我佛门尊者铺路的。你就算再不愿意,等时机到了,他们该死还是要死的。”

    “我,我知道了。”渡厄心头烦乱,只想先将住持应付过去,“我马上就会出发去涂山,师叔不必如此催我。”

    住持:“……”

    虽然被呛声住持有点不开心,但渡厄妥协了,他也不好继续再为难他。

    “你明白就好。”住持欣慰的拍了拍渡厄的肩膀。

    “他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啊!”明珠好奇的看着渡厄。

    之前姬檀生给她解释过灵狐内丹的事情。他说涂山灵狐已经近百年封山不出了,外界很少再看到这些身具宝贝的灵狐。而涂山灵狐也确实是全身都是宝,这也就导致灵狐内丹价格被炒的越来越高,甚至是有价无市。

    可听刚刚那个住持说的,天音寺好像一直跟涂山灵狐有联系不说,还每年都能得到上供的灵狐内丹。

    但佛门不都是不杀生的吗?但他们的功法却好像是需要用狐妖内丹来修炼的,所以,总觉得哪里都不对劲啊!

    渡厄郁郁的看了明珠一眼,张嘴半天,却是没有跟明珠解释这些。

    是啊!这让他如何跟明珠解释呢?说天音寺外表光鲜,内里腐烂恶臭吗?明明是以善为先的佛门,核心功法般若龙象功却是以涂山灵狐的血肉为养料修炼的。

    甚至他这个世人推崇的佛子也是刽子手之一,因为只有他能通过涂山灵狐的封山结界。

    他很茫然,不知道该怎么选择。

    选择天音寺吗?可涂山灵狐一族何其无辜。

    选择涂山灵狐吗?但就像住持说的那样,涂山灵狐一族身上有佛门的烙印,他们的命运早就被天道定下,迟早都是要死的。

    但本不该是这样的。

    这一切都只是因为佛门需要一位尊者,于是他们就能眼睁睁看着涂山灵狐走入漩涡,甚至还亲手推一把将他们的剩余价值榨干。

    这种种想法,渡厄从来都没有说给第二个人听过。

    他只能一天又一天的在打坐之时问责自身。

    甚至他能感觉到,他的心境已经开始出问题了。

    “我要去涂山了,你……”渡厄迟疑的看着明珠。

    “我当然要跟你一起啊!”明珠上前,抱住了渡厄的手臂。不管她来到这里的原因是什么,但如此有意思的事情,她怎么说也要弄个清楚明白才行。

    “那你便跟我一起吧!”渡厄叹气,也不知他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竟是没有挣脱开明珠。

    涂山灵狐所在的地方不仅偏僻,环境还恶劣。

    以往渡厄一个人的时候还好说,可这次带着一个娇滴滴的姑娘。虽然别人都看不到明珠,但明珠确实是一个大活人。于是,渡厄只能叹气的带着明珠去买一些路上需要用到的日用品。

    他带明珠去的是天音寺山下的坊市。

    “渡厄,看来,你们天音寺真的很有钱啊!”明珠意有所指。

    天音寺下面的坊市人流量很大不说,明珠还明显能看到好多个和尚开的店铺。里面招待人的也都是一些圆滑的光头,说起迎来送往的场面来话可谓是极其熟练。

    “我以前只以为,出家人该是不通庶物的。可现在看来,是我狭隘了。”

    渡厄眼神躲闪,不敢看明珠调侃的神情。

    是啊!他们天音寺中的僧侣就是六根不净。或许以前他自己是受益人,便从来没有细想过这些。

    可,对着明珠清澈明亮的双眼,他却觉得以前逃避的他是如此的丑陋。

    那是一种让人作呕的伪善。

    明珠被姬檀生娇养的眼光极高,看上的东西都是顶尖的。渡厄只能跟在身后,一边掏钱一边闪避认出他的小和尚们疑惑的目光。

    等买完东西之后,明珠又闹着要吃东西。

    渡厄无奈,只能带着明珠去了一家他常去的素斋。

    在等待上菜的过程中,明珠突然听到下面传来阵阵低泣和呵骂的喧哗声。

    明珠好奇的走到窗边,看到的就是一个美貌的狐耳少女正在被一伙恶霸纠缠。

    那伙人生的高大无比,凶神恶煞的,更衬的那狐耳少女可怜至极了。

    “怎么站到窗边了,快来吃饭吧!”渡厄手里提着一壶竹叶茶走了进来。

    “哦!来了。”明珠撇了撇嘴,也没往心里去,随手就将窗户关上了。

    这关起来的窗户,也顺势阻隔了渡厄和白苏苏这一世命定的英雄救美。

    当然,他们现在还都没有意识到这意味着什么。

    用完饭之后,渡厄又像个贤妻良母似的给明珠准备了好多解闷的小东西。

    明珠纳闷的看着他:“为什么要准备这些东西啊!”

    “因为这一路只怕要走上半个月。”

    明珠不悦:“你可以带我飞过去啊!”

    “靠近涂山方圆千里处,就不能使用法术了。”渡厄小心翼翼给明珠解释。

    明珠:“……”

    明珠气哼哼的转身不看他了。她现在又有点后悔了,早知道就不吃渡厄给她炼的延寿丹了。不过一颗药丸罢了,却被他用心头血拿捏住落到这种鬼地方不说。现在还要跟着他去吃苦了。

    她可真是太可怜了!